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进了客栈。

    那之前还天不怕地不怕的赵红袖,脸上也罕见的生出了几分忐忑的神色。

    那神色,俨然是犯了错的子女面对父母之时的景象。

    不过回头看了苏景一眼。

    若这人真的是娘亲的老朋友的话,也许……也许自己不会有事呢?

    娘亲欣喜于旧友相遇,就不揍自己了?

    想着,赵红袖带着苏景上了二楼,拍了拍房门,道:“娘,我回来啦。”

    “进来吧。”

    屋内,响起淡淡的声音,带着些微的沙哑磁性。

    苏景不久之前还听着这样的声音,自然听的出来,果然是赵雪燕的声音。

    但较之那时,这声音明显低沉了许多,多出了几分岁月的痕迹。

    只是听声音,就能感觉到……这些年来,她应该已成熟了许多,最起码,不再如之前那般了。

    赵红袖在门口,怯怯诺诺,不敢开门。

    苏景直接推开了房门……

    当先走了进去。

    赵红袖狠狠的给自己鼓了好几把劲儿,这才跟在了苏景的身后。

    房间里,陈设简单。

    而在床榻之上。

    一名看来风姿绰约的女子,正静静盘膝坐在床榻之上,眉目如画,古井无波!

    身着一袭纯白襦裙,却难掩那姣好的身姿,较之当年初见之时,已是成熟秀丽了许多。

    当年的她若说是初展风韵的花朵。

    如今,她便是已经熟透的蜜桃,尽展成熟女子的风华。

    果然啊……三十多年过去了么?

    苏景深深叹息了一声。

    时间好像单单没在自己和小穹两人身上留下痕迹。

    看着如今较之那时更显风情的赵雪燕……他才如此真切的肯定,原来,真的已经是三十多年过去了。

    “你又去刺杀秦穹了?这次,又是被她手下留情放回来的么?”

    赵雪燕似乎犹还未曾察觉到进来的苏景,她闭目,淡淡说道:“一次一次,这样的去丢人……你不觉得羞耻么?以你如今的实力,莫说刺杀,恐怕就连……”

    “赵姑娘。”

    苏景淡笑着招呼了一声。

    赵雪燕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瞳孔猛然张开,死死盯着屋内的苏景。

    她娇躯瞬间绷紧,眼底闪过不敢置信神色,惊叫道:“苏……苏景!!!”

    “嗯,是我!”

    苏景叹道:“很久不见啦,赵姑娘。”

    赵雪燕死死盯着苏景,待得判断并非他人假扮后,她脸上露出了震撼神色,随即转为复杂,问道:“你没死?!”

    “我死了三十多年,这才刚复活没多久。”

    苏景叹道:“大脑到现在都还是一团浆糊,很多记忆都模糊了……但见到这位小赵姑娘,听她说她是你的女儿,难得有故人消息,我特地来看看你。”

    “是么?”

    赵雪燕定定的看着苏景,沉默了一阵,方才轻叹道:“刚刚活过来么,看来,秦穹真的是没有撒谎,她一直在想办法复活你,而现在看来,她成功了。”

    苏景问道:“这些年来,你过的怎样?”

    赵雪燕苦笑道:“就那样呗……战争已经结束了,普天之下,再无战事,我现在就带着红袖浪迹天涯,传授她我的武学,希望她日后能有超越你的成就,可惜,她资质有限,虽然年纪轻轻便已是先天宗师,但比起你当年,却是逊色了太多太多。”

    赵红袖恼道:“娘,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哪里比不上这个娘娘腔了?”

    赵雪燕冷冷道:“我还没问责你之前的冲动鲁莽之过,你还敢跟我犟嘴?!”

    “不……不敢。”

    赵红袖顿时萎了。

    “回自己的房间好好反省去……没我的命令,不许出来!”

    “是!”

    赵红袖声音里顿时带上了几分雀跃,欢快的往外跑去……只是才刚跑到一半,似乎意识到母亲还在,自己这样表现不好,当下急忙收敛愉态,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的往隔壁走去。

    偌大的房间里,仅仅只剩下了苏景与赵雪燕两人。

    赵雪燕轻轻叹息了一声,穿上鞋子,歉然道:“真是太对不住了,我对这孩子可能有点骄纵,结果这孩子现在天不怕地不怕的,一点脑子都没有。”

    苏景说道:“没什么,毕竟为人父母,对孩子过多的宠爱,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她是不是又去行刺秦穹了?!”

    赵雪燕叹道:“自从突破先天宗师境界,这丫头就越来越有点自傲了,仗着秦穹不会伤害她,一次又一次……我都揍了她不知道多少次了,可她却死不悔改,唉……”

    苏景问道:“她为什么要去刺杀小穹?!”

    “你不知道么?!”

    赵雪燕惊奇的看着苏景。

    “我不是说了么,我才刚刚复活,记忆一直很混乱……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

    苏景叹道:“我还以为,是因为离洛前辈死于异魔之王的手中,她又继承了你的仇恨,所以才会……”

    “我很有自知之明,我的实力,连昔年异魔之王都远远不及,何况如今的秦穹?”

    赵雪燕回神,摸了摸自己的长枪……枪杆中间,那一截修复之痕,看来很是明显。

    她轻叹道:“现在我已经放弃了……一切已成定局,纵然杀了秦穹又能如何,不过是让天下陷入动荡之中而已,我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看着红袖嫁人生子,有个安稳的归宿,可惜,她却是个不安分的,总想着为母亲报仇。”

    “为母亲报仇?”

    苏景惊奇道:“怎么,小穹还曾伤过你不成?”

    “我?”

    赵雪燕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脸上浮现些微扭捏神色,但到底已不再是昔年的女子,多年流浪生涯,让她心态已是洒脱许多,她落落大方的笑道:“我们之间,那次不过是意外而已,之后因为冲动,虽然也有过几次……几次……亲密,但我并不是红袖的亲生母亲!”

    “你不是赵红袖的亲生母亲?等等……”

    苏景突然虎躯一震,死死盯着赵雪燕,震惊道:“你……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短短一句话,但却似乎隐藏了太多太多的隐意。

    什么叫一次意外?

    难道说,赵雪燕和我也……等等……

    她并不是红袖的亲生母亲?为什么要特地跟我说这些……难道说……

    “赵红袖,难道……难道是……”

    苏景震惊的看着苏景。

    “也是呢,你还不知道。”

    赵雪燕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赵红袖不过是化名而已,她本姓苏,原名苏红袖!”

    苏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