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至尊仙皇 > 第二十八章 断崖岭(下)
    高山之间,云雾缥缈,层层雾状白气缓缓萦绕在众山之间,将一座极为陡峭的山峰半腰处给尽数包围。

    此地,就是断崖岭。

    在柳焉的带领下,省去了许多的弯路,约莫两个时辰的赶路下,众人便是到达断崖岭。

    周默一眼扫去,整个断崖岭则为阴潮寒冷的气息所遍布,在其之上只有着那少许的植物存活。

    而根据柳焉来路上的描述,不难发现,这些植物中那寒灵草一眼就能认出几许,放眼整个偌大及陡峭的断崖岭,也难怪这番任务需要多数人前来,若是来少了,采集这寒灵草时间可是会大大增加。

    “一路赶来,相信大家有所疲顿,我们先小息片刻吧。”柳焉玉手轻扬,淡淡一声。

    众人点了点头,柳焉继续相说,道“待会我们分为四批,断崖岭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刚好一批两人,此番采集寒灵草,一切以安全为主,一些陡峭的坡崖就不要勉强,尽量选取一些地势较为平稳的一处采集。”

    周默点点头,便是来到天爱的身边,嬉笑着“天爱,待会分批,我们是不是...”

    不等周默说完,天爱摆出嫌弃的眼神,拉着另一名女修,道“谁要和你一批,你自己一个人吧。”

    周默觉得自己被嫌弃了,内心很是无奈,面色上故作低沉:“一共就分四批,既然你嫌弃我的话,那我就只能去和另外一位小姐姐组队去了...”

    周默摆出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起身时还刻意的放慢了脚步。

    眼见周默起身,天爱立即又撇了撇小嘴道“等等...就你这样子,去了就只会添乱,本姑娘就勉强和你一组吧。”

    众人看着他俩这样,心领神会一般,也就提前不再休息,直接按照东南西北的方位,各自而去。

    分开前,柳焉还不忘调侃一句,“记住了,此番我们还是以采集寒灵草为主,你们两人打情骂俏的同时可要记得采集啊,别到时候就属你们两人采集的最少。”

    闻言,周默更是负手而立,摆出一番严肃的表情,义正言辞道“柳焉师姐放心,我肯定会认真监督好天爱的,她保证完成任务!”

    话语刚落,天爱一把就扯起周默,冷哼道“监督你个头,还不快和我走。”

    不久,周默跟着天爱所走,到往断崖岭的北边,这里云雾泛起,带着此刺人的寒意,涌向两人的心神,隐约间,周默感受着这股寒气不禁打了个寒颤,深吸一气,似乎还有着一丝森然冷意。

    “寒气越浓,就代表寒灵草越多,我们就在这采集吧。”天爱一声过后,已是俯身而下,果然,周默低头看去,透过那层单薄的云雾,每处泥土之上都有着零零散散的寒灵草遍布。

    周默自不甘落后,也是俯下身来,开始采集。

    此刻间,当整个断崖岭之上的寒气愈来愈重,这一刻,周默不禁又打了个寒颤,一阵风吹草动,就如那冰凉的刀芒似要从心间刮过一般。

    “怎么会这么寒冷。”

    如今已是春末,按理来说即使这断崖岭处于高峰半山处,也没有理由泛起如此的寒气。

    周默转过头来,想看一看天爱的身影时,却已经发现他的周围已经空无一人。

    “天爱!”周默大叫一声,脚步加快的向着四周踏去。

    此番几声下来,依旧无人回应。

    “糟了,不会出什么事吧...”周默开始慌措起来,此时周遭的寒气渐渐逼来,心底之间像是被这寒气渲染,渐渐发凉。

    “天爱,天爱。”周默已经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在呼喊着,寒气四溢周默心悸开始发毛,在这断崖岭之上,他根本不是很熟悉,天爱会去哪了,他无从所知,猛然间,周默心神一凝,感觉到一丝不对。

    “怎么,开始知道心疼了,你放心,你这小女友还没死呢...”

    这一声,如雷贯耳,冲击着周默整个心神。

    白雾中,一道身影由模糊变得清晰起来。

    “陈修...”

    周默大脑为之一震,见到陈修身影时,他就隐隐约约的猜到天爱的消失定是与他有关。

    当日的断臂之仇,他陈修岂会甘休,只是超脱周默意料,陈修今日居然会出现在此,显然不是空穴来风,而是蓄谋已久。

    “你个混蛋,你把天爱给怎么样了!”周默低喝一声,冷眼相望。

    陈修邪笑一声,笑声中带着无尽的得意,“不是说了吗,还没死呢...”

    话音一落,自陈修身后两名青年正带着已经昏迷的天爱,出现在周默的眼前。

    “陈修,有什么冲我来,你休要伤她。”周默看着天爱,他的内心咯噔一跳,望着陈修,知道他断然不会轻易的了结此事,但是无论怎么样,天爱绝对不能因为他与陈修之间,而发生任何意外,一丝都不许!

    看着周默,陈修摸了摸已经失去臂膀的那一侧,神情几乎淡漠,“周默,你知道如何摧毁一个人吗?”

    周默咬着牙,“混蛋,我不知你要说什么。”

    一息,周默自身修为之力骤然炸开,带起一道劲风之势,直奔天爱的方向。

    “拦住他...”陈修冷冷一声,身后其中一名青年身形便是相继而出,身形之上光圈浮现,与上前的周默直接碰撞。

    这番对抗,周默一拳挥至,而那青年显然是不慌不忙,身形略微一侧,闪避掉周默的拳风,下一刻,青年手中一道纸符而现,泛起淡淡光芒,而周默一看,自然是知道自己不能够被这纸符所贴上。

    但为时已晚,青年修为要比周默高上许多,动作速度显然是略胜一筹,至此一刻,周默回身一掌,青年屈指一弹,一掌落下间,周默的身形已是猛烈一晃,跌落地面。

    青年在承接下周默的一掌后,也是一颤,他没有想到,周默居然在最后一刻还能按下这一掌。

    纸符之上,光芒如细丝般注入到周默的体内,周默近乎咆哮一声,身形疯狂的挣扎起来,半跪在地,可却毫无作用。

    “接着我们刚才的话题,”

    陈修轻蔑周默一眼,眼中寒芒,单手一柄细剑幻化而出,微微抬手,剑尖指在天爱的心脏前,“摧毁一个人,并非要杀了他,而是要摧毁他所在意的一切,即可...”

    至此,陈修这一声,犹如九霄雷霆的怒意,彻底轰动着周默整个人的心神,周默半跪在地,双眸幽暗且空洞,身体开始抽搐起来,看着那顶在天爱心脏前的剑刃,就犹如那死亡的裁决,只需一刻,不仅是天爱,连同他的神智,都将一起毁灭。

    周默懂了,这陈修从始至终就没有打算杀掉自己,一路跟来,就是要下手,对向天爱,因为他知道,只要杀了天爱,就能让他背负着一辈子的罪恶感,这种感情,是不可磨灭的,这是一道比死亡更加可怕的惩罚,而现在,仿佛陈修一念之间,周默就会坠入这罪恶心河一般,再无见到光明。

    “你个丧心病疯狂的混蛋...”此刻的周默,心神剧烈而颤,血色全退,他的大脑里只有天爱的身影,他不愿让她消失...

    以至于,周默甚至开始留下了血泪。

    看着披头散发的周默,如此狼狈,陈修肆意的大笑,仰天一声,享受这番快感,“你知道吗,周默,自从我被断臂的那一刻,我就期待着你会有今日一番,看看你这样子,比死都还要难看。”

    “你做到了,我求你,把她放了吧...”周默的声音沙哑,眼神似是祈求着,双掌抬起来,扣着头发,犹如一尊受伤的野兽在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