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至尊仙皇 > 第五十五章 拜见周长老!
    此刻的周默全神贯注起来,首先想到的就是那龟儿,不由分说,他直接催动心念,低喝一声,与小龟兽魂直接进行交融在一起达到融会贯通的程度,随后一息,御灵征兆涌动而来,周默闭上双眼,沉下身心仔细的感受小龟那兽魂所带来的变化。

    忽然的,周默觉得自己的后背变的沉重了几许,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压着了。

    “奇怪...”

    周默神色紧张起来,挪了挪了身躯,这种沉重感却是没有丝毫转变的迹象,他才是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后背。

    刹那,周默感觉到自己摸得不是自己的肉身,在这一刻,他触碰到的乃是一个坚硬无比的,龟壳?

    而就在这时,周默心神与血脉之中,一丝属于小龟的气息如潮涌来,周默心头稍有放松,这显然是他与小龟的兽魂已经达到了那属于御灵融会贯通的地步。

    “所以,我这龟背就是小龟所衍生出来的?”

    周默内心暗喜,并没有因为是龟背而感到沮丧,相反,他深知着属于小龟这龟背的特性,那就是防御,一种坚硬无比的充实感自那龟背上而发。

    感受着属于自己的龟背,周默呼吸急促起来,他一直左打打,右敲敲,甚至还用诛心剑在龟背之上来回的乱砍一番,周默这才觉得,自己的背后才是多么的有安全感,这一刻,周默负手而立,喜笑颜开的同时颔首挺胸,刻意的转过身来,背朝天际,像是在对着上天炫耀自己的龟背。

    “咦?你看那座高高的阁楼之上有只大乌龟!”

    “那不是大乌龟,那是一个龟人!我之前就听说了,东极宗内有着各种奇珍异兽,同样的,怪物也不少呢。”

    “原来是一个乌龟人。”

    “....”

    声声议论传入到周默耳中的同时,他立刻心念一动,自己的龟背也就消失,随后周默应声看去,只见得那一边是东极宗一侧的大门处,那里有着许多的少年与少女的身影,而他们每个人都面露出一种很奇怪的表情在打量着周默这里。

    对此,周默很是无奈,好端端的龟背在他们这些一个个嫩头青口中却是变成了怪物一般,不过转念一想,周默他抬头一望天际,一阵凉意随晚风袭来,秋高气爽。

    “原来是开始征收弟子了啊,这些嫩头青可真是不懂得尊重师长,我得前去立威一番,让他们都得知道一下我可是天启阁的弟子,说不定还可以招揽几名少年或者少女入我天启阁,给我们天启阁好添添香火人气。”

    周默面色故作深沉,这么一想自己这么做突然很有必要。

    随后他也不做拖沓,唤出诛心剑,还特别的换上一件白袍,有意的将自己的发巾给取下,让那黑发飘散在空中,面露极具深沉之感,负手而立,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踩在诛心剑上慢慢悠悠的飞向东极宗那一侧之门。

    ...

    ‘凛寒将至秋意浓,东极之日胜苏阳’

    “这句话说的就是要入东极宗,就得赶在秋日之后与寒冬之前,也就是在今日,你们入宗才是良辰吉日,可以说,只要你们在今日吉日入宗,未来所达到高度皆是不可估量的,不过以你们现在的凡资来看,还是得老老实实的选择你们想要所进入的各院”

    “首先,女子之身统一站到一边,你们直接分配进西院,至于剩下的男子身,是东院还是北院就看你们各自的选择了。”

    大门一边,一位负责这次征收仪式的弟子缓缓开口后,所有的少年少女们皆是发出阵阵的议论狂潮,其中最为激烈的要属这些青年了,因为只有他们才有选择是东院还是北院的权力。

    东极宗之名,威震四海,传递八方,同样的为首的三大院其名更是一同响彻,东院沧海,北院莽荒,放在每一名少年心中皆是一种无上的荣耀,而这也是让他们苦恼的一件事,究竟是选择东院还是北院呢。

    而作为此次负责征收的几名宗内弟子,再见到这些少年们各个有的愁眉苦脸,有的讨论一番后笑逐颜开,还有的更是有些迷茫的站在原地,他们神情各有不一,总之在他们几名宗内弟子看来,这也都是入宗的一个过程,他们也不好给予太多的意见,反而都是静静的端坐在一旁来得更好。

    就当这议论之潮还在继续高涨的同时,自天际晚霞的那一边,一阵清风吹来,不多不少,这一阵清风偏偏刚好刮过每个人的心头,让得任何人都是为之心颤。

    紧接着,议论之声逐渐消退的同时,所有人纷纷的将目光移向那道晚霞中,只见那落阳红霞之下,有着一道偏偏修长的身影,此人披头散发,目光炯炯,一袭白衣与这红霞朝夕辉映,犹如那脱入凡尘的仙人,仙风义凛。

    此人,就是周默...

    此刻的周默,负手踏着诛心,感受到了众人那无比仰视而来目光后,他内心甚是激动,而后身形一震,面色逐渐显露出沧桑之感,如那览尽万象的老者,将这一丝仙气之境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是仙人......!”

    “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有着仙气的仙人。”

    “这东极宗果然是卧虎藏龙,咦?我怎么感觉这仙人是朝着我们的方向前来。”

    包括东极宗弟子,也都是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去,有些费劲的去思考这道身影时属于哪一位宗内长老,宗门内经常出现的那几名长老他们是知道,所以他们几人看着周默这里,显然是排除了那些长老的前来。

    “此人...你们见过?”为首的弟子淡淡开口,问着一旁的青年修士。

    “从未见过,但看着这身影却感觉又像是在哪见过...”

    少顷,当周默的身形终于是落在大门另一侧后,所有人都是围观而来,仰视的同时目光中更多的则是期待。

    宗内弟子率先一步,来到周默的弟子前,对于周默这里他们在没有了解之前,他们都是不敢有任何怠慢。

    周默很聪明,为了装出高深的模样,他刻意的没有双脚落地,只是身形下沉,然后踩在诛心剑上,模样潇洒,负手而立着,面目常态还透着一丝和蔼。

    “您是...?”那名为首的弟子急忙来到周默的身前,绞尽脑汁的一想,确难以一探周默的真实身份。

    周默看着这位同门,他目光一扫,发现此人也才凝气四层的修为,周默的内心先是咯噔一跳,心念旋即一动,他的单臂之上就被那蓝麟所覆盖,他随后拂袖,抬掌轻轻一挥,顿时散发出一股属于耶梦与自己相结合的威压之感。

    感受着这股威压波动,那几名宗内弟子的内心就如那骇浪滔天,翻涌而起,众人纷纷看着周默,不难发现,周默的修为乃远超他们,可以说,这股威压丝毫不弱于给那些他们所见的一些长老或者修为上等的师兄,所以他们几人也就更加的坚信这周默的地位在这东极宗内,超凡无比!

    “敢问这位前辈是...”

    为首弟子话音未落,周默机灵的接过后话。

    “我常隐居于洞府,谁知我随意掐指一算,今日而来,或许另有惊喜,这才是使我前来这里观望一番。”周默话语低沉,微眯着双眼,偷偷瞄了瞄众人。

    闻言,这名为首弟子也很是圆滑,先不管如何眼前周默地位如何,单是说出隐居这词,想必他也是一位神秘之人,只是平日里他难以见到罢了,立刻的,他先是向前一步,然后恭恭敬敬前身一拜,道“东院弟子经豪,拜见...长老!”

    周默先是一愣,看着这经豪,他心弦一拨,看来自己这派头已经有模有样了,他轻轻咳嗽一声,赶忙低语,道“我姓周...”

    经豪听见周默一说,他很是机灵,连忙又一次大声道,“拜见周长老!!”

    这一刻,在经豪大声一拜后,连同所有人,都明白了眼前周默的长老身份。

    东极宗的一侧大门前,数以百计的众人皆是恭敬有礼,学着经豪的模样,微微欠身,面露尊崇。齐声而至,略显震撼。

    “拜见周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