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至尊仙皇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胆!我可是随行
    “达泰?”冷若双微微皱眉,从对方的气势上来看,似乎是有些强硬。

    周默也是注意到了那达泰的臂膀之上捆绑的则是银色环形徽章,按照这个判断,他因该是要比达尔要高上一等。

    “从你们出发的时间来看,到青麦镇在返程归来,明明因该是再往后俩个时辰,可是你们小队为何这个时候就出现在这里?”达泰来到了达尔飞翼的一旁,也注意到了周默以及冷若双。

    达尔急忙上前,到冷若双的旁边低声道:“烮天,还请你表明你的身份。”

    周默也是冷若双的身后干咳了一声,压低声音道:“是啊,快快向那个达泰证明你就是烮天。”

    冷若双目光看向了达泰,然后缓缓的将图腾玉拿出。

    “你给我看好了,这是什么!”周默在冷若双拿出图腾玉的瞬间,抬起下巴厉声喝到。

    随着图腾玉的拿出,达泰目光瞬间的也就凝固了下来。

    “图腾玉,这是世子殿下的图腾玉!”达泰一指,面色有些阴沉了下来。

    达泰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倒是有些出乎周默所想。

    “你手中怎会有世子的图腾玉?”达泰面色一正,立刻的调整了呼吸。

    一旁的达尔沉声说道:“手持着图腾玉就是代表了烮天,见到烮天还不快快行礼吗!”

    达泰面色慢慢变得有些僵硬了起来。

    “确实,按照规定,手持着图腾玉之人的身份代表就是烮天,但...”达泰看着冷若双这里,双眸仔细的打量其上;

    道:“你的身份来历不明,也就代表了你这手中的图腾玉,获取的途径也许根本就不干净!”

    “放肆!”达尔愤愤一声。

    “哼!这图腾玉乃是世子殿下所有之物,如今世子殿下已是离开平原十多年有余,这图腾玉突然的出现,实属蹊跷!”达泰抬头挺胸,同时在他的眼色下,诸多的飞翼已是向着冷若双等人这里缓缓逼近。

    达尔出声说道:“你眼前之人乃是世子殿下的妻子,若是你非得要个称谓,她就是世子妃!”

    “世子妃...”周默内心不禁暗暗一叹,没想到居然着达尔还来了个这么一种说法。

    就连坐在轮椅之上的冷若双听到这世子妃三字时,面色之上的神情也不禁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按照古昌平原定律来说,世子的妻子,也的确是称谓世子妃,这与烮天的身份也不算互相冲突。

    而现在,冷若双的身份出了一个烮天之外,世子妃的头衔也就出来了。

    达尔说有意的将声音扩大,让得这一片区域的所有人都是听见了冷若双的身份,众人一度的看向冷若双这里,再见到她手中更是持有着图腾玉之后几乎也就确定了她的身份。

    “属下见过世子妃!”一声传来,众声响起。

    至于那达泰的脸色,瞬间的从天上掉到了地上。

    虽然心中百般不解与不愿,但他绝对是不能再图腾玉之下冒犯冷若双。

    “炎部银卫,达泰见过世子妃!”

    冷若双的面前,达泰半膝下跪。

    “可以了,先将你们的飞翼都让开,我需要在天亮前去到平原。”冷若双开口道。

    达泰面色面色虽有犹豫,但依旧是按照冷若双的命令,将他们的飞翼给驱散,让冷若双的飞翼小队继续向前。

    待到冷若双的飞翼行驶离开后,达泰便是立刻出声,命令般的口吻说道:“传我命令,将这里的事情速速报向平原,就说达尔小队带着一行人凭借着图腾玉硬闯了进去。”

    闻言,达泰一旁的下属不禁小声问道:“可那是世子妃啊,卫长你这么做欠妥啊。”

    达泰那威严的神色一怒,道:“废话少说,照我说的去做!”

    ......

    时间过去的很快,在达尔一行飞翼的飞行之下,已是众人已是进入到了古昌平原的地域之内。

    放眼望去,下方的是一大片开拓地;

    在这里,没有存草不生的荒地,也没有那人烟稀少的疆土,有的只是那密密麻麻的平原居住者。

    即使是在此刻的深夜,周默还是能够听见一些稀稀疏疏的吵闹声从下方传来,还有那一部分的欢声笑语,在这夜色之下显得那么的温暖。

    “烮天,世子妃,我们已经是抵达了古昌平原,这里就是人族的栖息地,而我们的目的地就是再往北方行驶一段距离,就会抵达日月宫。”达尔缓缓朝着冷若双这里开口。

    听着达尔对自己的称呼,冷若双有些觉得别扭。

    她道:“就非得将那两个称呼一起说出来吗?”

    达尔一愣,赶忙低头道:“这是对您的尊敬...但如果不喜欢的话,那就选择一个吧,起码得让我们能够称呼您。”

    周默听着达尔的话语,笑着道:“其实吧,我觉得虽然烮天听起来比较的霸气,但世子妃对于若双你来说,到显得更加的适合。”

    冷若双偏过头,瞪了周默一眼,然后朝着达尔说道:“叫我烮天吧。”

    “是,烮天。”达尔点头。

    冷若双接着说道:“你刚才说,我们将要去往那个叫什么?日月宫?”

    “没错,日月宫是王的所居地,也是整个平原最为核心的所在,按照您目前的身份,必须要去到那。”

    “等于是,那个日月宫就相当于天辰国的皇宫,而这里的王,就等同于国君。”周默摸着下巴,暗暗点头。

    忽然的,周默向着达尔问道:“达尔老兄,那既然这位是你们的烮天,那我算是什么?不是都要有个称呼的嘛?”

    周默想的是,待会定是要到那日月宫,也必定要去见到那个王,而冷若双的身份自然是不低,但是自己这里,就比较显得无名许多。

    达尔看向周默,也只是摸了摸脑袋,想了一想便道:“那个...你应该算是,随行使。”

    周默双眼放光,“随行使?听起来感觉很不错的样子。”

    冷若双不禁眉间一皱,说道:“周默,你怎么跟个孩子似的,给我老实一点不好吗?”

    一旁的达尔见到冷若双似是训斥着周默,倒也没有多语,只不过看着眼前这两人,倒是挺有意思的,像是一对姐弟。

    “咳咳,毕竟我也是随行使了,若双你好歹得给我一点面子啊,别动不动的就训斥我。”周默满脸的嬉皮,捏了捏冷若双的肩膀,像是在献殷勤。

    “别废话了,前面就是日月宫了。”冷若双淡淡一声,懒得去搭理周默。

    闻言,周默也收起了脸上的情绪,看向了下方。

    那是一座巨大的宫堡,肉眼看去其高度足有接近两百丈,整个硕大的宫堡都是由亮白的大理石所堆砌,外观上来看怎么看都是简洁而不失内涵。

    “若双,你看那宫堡之上,有着一个巨大图案。”

    周默不由的内心赞叹,眼前这巨大的图案乃是一个月亮与太阳的结合体,其中的雕刻可谓是巧夺天工,尤为的壮观。而最为让他觉得有意思的是,这图案分明就是与那图腾玉一模一样。

    也是随着飞翼的一阵颤动,巨大的飞翼已是开始下落到地面。

    呼吸着属于古昌平原的空气,不禁让得周默神清气爽,对于这里天地灵气的浓郁度,可是丝毫不必南燕大域要弱上几分。

    将飞翼安排好后,达尔也是急忙的上前,道:“还请烮天随我而来。”

    达尔上前走了几步,然后侧过身又对着冷若双说道:“烮天,既然是到了平原,尤其这里是日月宫,你就更得彰显出你的身份了。”

    看着达尔那别有一番意思的目光,冷若双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旋即,冷若双将图腾玉别在了腰间最为醒目的地方。

    她身后的周默看着这一切,倒是忽然觉得这达尔也是个精明的人,而周默自己也是急忙的上前,推动者冷若双的轮椅,跟在了达尔的身后。

    此刻,前方便是那日月宫。

    而目前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要从正门进入,方才是能够通入到那日月宫的殿前。

    正门这里,自然是有着重卫把守。

    “止步!”侍卫看着达尔等人的前来,立刻出声。

    达尔来走向前后,也是微微的向着一旁站去,露出了冷若双的位置。

    侍卫的目光落在了冷若双,一眼就看到了她腰间的图腾玉。

    见到图腾玉,侍卫不由分说,立刻的半跪行礼。

    达尔微微一笑,便是继续的在前端领路。

    而就在周默推着冷若双即将进入到正门之内时,侍卫急忙的起身,拔出了佩剑,一指而下。

    侍卫突然的动作,立刻也让得周默放开了推着轮椅的双手。

    “烮天以及铜卫的身份可以确定,而你的身份又是什么?”侍卫似是秉着无比严厉的眼神,看向周默这里,在周默没有表现出他的身份之前,自己是绝对不会放行的。

    而瞬间,周默就气不打一处来,凭什么就非得拦下我?还这么汹?

    周默内心很是不悦,一眼就看出了自己没有道出一个身份来,所以这侍卫才是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想到这,周默立刻扬起了下巴,怒视着对方大声道:“大胆!我可是随行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