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盖世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天魔凝煞!
    虞渊面沉如水,没有立即给予答复。

    本心怀期望,以为那“煞灵”的出现,“煞魔鼎”由气血玄门飞离之后,能压制溟沌鲲的他,因溟沌鲲的那番话,也忽然开始多想。

    那“煞灵”,究竟是怎么回事?

    孔半壁和杜璜、柳莺的那番话,他即便是背对着几人,以剑鞘指向溟沌鲲,依然听的清清楚楚。

    陆白蝉那些人的死亡,只能形成煞气,不可能凝结“煞灵”。

    就算真的有“煞灵”形成,也绝对无法在短时间内,壮大强盛到如此地步。

    除非,那“煞灵”早就存在星烬海域的海底,因“煞魔鼎”的出土,嗅到大鼎的动向,一路尾随而来。

    顺势,将众多刚形成的煞气,悄悄聚涌炼化,才成为此刻的形态。

    若是早就有“煞灵”,且溟沌鲲知晓其来头,那……

    自己从黄庭境,到破玄境的进阶突破,八条奇经的畅通,会不会和此“煞灵”有关?

    那“煞灵”,和“煞魔鼎”有没有什么更深的关系?

    刚刚“煞魔鼎”由穴窍漂浮出来,似乎并没有经过自己的心神传唤,自己没有下达命令和旨意,它就冒了出来。

    若是如此,忽然过来的“煞灵”,兴许真有危险!

    他和黑浔暗中沟通,所得来的消息,只是黑浔通过“伽罗魔刀”,得知莫砚的位置,以魔宫秘法,向莫砚道明了溟沌鲲的凶戾。

    黑浔告诉他,将会让那莫砚,前来助他一起压制溟沌鲲。

    说莫砚执掌的“伽罗魔刀”,威能尽放,能令溟沌鲲吃大苦头。

    黑浔并没有说过,会有一不知名的“煞灵”,悄然寻来,不断撞击着陨落星眸,将那溟沌鲲施加在内的力量,都给一一抵消冲散。

    如今,“煞灵”还在硬撞着陨落星眸,柳莺则是苦苦防备。

    虞渊忽然生出,腹背受敌,不知该侧重哪一方的无奈感。

    是放“煞灵”进来,和“煞魔鼎”合拢之后,向溟沌鲲下手,还是听溟沌鲲的,静观其变?

    他也一头乱麻,短时间内,没个分寸。

    “等!”

    深吸一口气,瞬间斩断脑海杂念,他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先给柳莺一个吩咐,再看向溟沌鲲,沉喝道:“你知道它?”

    “你解开剑笼,放我出去,将那大鼎交给我。”

    化身枯瘦老叟的溟沌鲲,阴恻恻地怪笑着,朝着虞渊伸出手,“此鼎在我手中,我答应你,留你们一命。那什么晶璃瓶内,另外一拨人,会是我新的目标,你们可以活命。我可立下最恶毒誓言,换取你的信任!”

    “先告诉我,它是什么东西?”虞渊喝道。

    “它没有进入鼎之前,你将那大鼎给我,就没什么事情。”溟沌鲲冷哼一声,“给它进入那大鼎,我兴许还能逃出生天,你们都将死于此!”

    虞渊道:“我重复一遍,它究竟是什么?”

    溟沌鲲只是低低笑,不再答话。

    陨落星眸内,一道道视线目光,落在他和溟沌鲲身上。

    蓬!蓬蓬!

    外面的“煞灵”,以更为恐怖的力量,反复冲撞着陨落星眸。

    柳莺又不淡定了,她感受着一块块星辰石的爆裂,星能的流逝,生出和虞渊同样的感觉。

    虞渊所释放的剑芒囚笼,只能暂时限制溟沌鲲,令他冲脱不出。

    陨落星眸所藏的星辰石,所凝聚出来的星能,也只能限制那“煞灵”一阵子。

    而且,那“煞灵”竟然还在始终增强!

    “虞,虞渊,我觉得‘煞魔鼎’的出现,使得它力量变强了。”孔半壁犹豫了一下,说:“我觉得你,应该先将‘煞魔鼎’收起来。大鼎不在时,那‘煞灵’的气息,没有持续暴涨。”

    此话一出,虞渊心神微震,就要依法施为。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去做,反复冲撞“煞魔鼎”的未知“煞灵”,突然停了下来。

    柳莺茫然,“怎么回事?”

    “它,它,它走了!”

    古荒宗的杜璜,指着那不断变幻着,没有定性,没有最终形态的“煞灵”,看其裹着水汽,忽然远去,惊呼出声。

    “晶璃瓶!晶璃瓶又回来了!”

    柳莺“啊”了一声,在那“煞灵”离去霎那,她和陨落星眸的器魂一沟通,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煞灵”奔着“晶璃瓶”而去!

    “有趣,当真是越来越有趣了。”化作枯瘦老叟的溟沌鲲,在剑芒囚笼内,低着头,嘿嘿冷笑着,忽然变得淡定起来。

    虞渊猛地看向远方。

    流转着冰莹晶光,内部承载着莫砚,侯天照、林嶽等寂灭大陆天骄的晶璃瓶,去而复返,以极快地速度回来。

    “汩汩!”

    裹着很多水汽的“煞灵”,似以海水为实体,还在变幻着形态,向晶璃瓶飞去。

    渐渐地,“煞灵”如凝做一柄水蓝色的利剑!

    “有什么东西!”

    天邪宗的祁南斗,暗自运转法决秘术,眼瞳猛地一亮。

    整个晶璃瓶,在海下如被万灯照耀,瞬间绚烂至极!

    “嗤嗤!”

    “煞灵”凝做的水蓝利剑,在海下疾若雷电,并在吸纳着海水灵能,以令人感到窒息的惊人压力,刺向晶璃瓶。

    莫砚忽然吓的脸色一白,尖叫:“动用噬骨梭!”

    祁南斗想都不想,始终握在手中的“噬骨梭”,立即冲离出晶璃瓶,拉扯着白森森的邪恶流光,迎头向“煞灵”凝做的水蓝利剑而去。

    晶璃瓶内,陨落星眸内,很多人屏息凝神,瞪大眼看着两物相撞。

    难以描述的瑰丽光芒,从那“噬骨梭”和“煞灵”化作的水蓝利剑爆开,星烬海域的海底,大地忽然爆震裂开。

    “噬骨梭”一刹那,分裂为近百支白骨短矛,排布为灵骨大阵,发出阵阵令人魂魄颤栗的怪啸,将那“煞灵”包围。

    “煞灵”不再凝做剑,在布满沙砾的海底,竟隐隐凝做一道水蓝色幽影。

    近百支白骨短矛,从四面八方,遥遥指着它。

    水蓝色幽影的“煞灵”,还在变幻着,一会儿为妖娆女性,一会儿为魁梧大汉形态,一会儿是巨蟒,一会儿是狰狞大妖……

    “天魔擅变幻,外域天魔的魔魂,就是能进行无穷变化。”

    剑宗的孔半壁,看着“煞灵”在海底,发生着奇妙的变化,表情苦涩地叹息一声,说道:“这煞灵,乃是天魔死亡之后,不知怎么形成的。人类,大妖陨灭而成的煞灵,我是听过的,天魔化煞灵,我也闻所未闻。”

    “天魔!”杜璜怪叫。

    苏妍低声轻喝:“天魔!”

    “那是什么鬼东西?”

    晶璃瓶内,赤魔宗的侯天照,眼看着不断变幻着的“煞灵”,挠了挠头,“这玩意,居然能抵得住噬骨梭的一击,看着很是不简单啊!”

    莫砚道:“域外天魔!”

    “域,域外天魔?”严禄一下子蹦起来了,“星烬海域的海下,怎么会有域外天魔?每一头敢踏入浩漭天地的天魔,不都应该被铲除了吗?”

    “它也死了啊。”莫砚答话时,隔着海水,看向陨落星眸。

    确切地说,是看着虞渊。

    “它在星烬海域的海下死亡,只因‘煞魔鼎’的存在,它死后的不甘心,精神之力不消逝,最终变幻为独特的‘煞灵’。由天魔死亡,而衍变的‘煞灵’,太过于稀罕,魔宫、妖殿就留着没诛杀,并且将其和‘煞魔鼎’刻意分开押禁了。”

    “随着煞魔鼎的成功破土而出,它,也同样解开禁制,走了出来。”

    莫砚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