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一剑斩破九重天 > 六九五、自家徒儿
    晋升太乙,王崇的魔识就能一分数十,天魔元神陪着云素裳遨游天外。

    此时早有一点魔识,落入阎魔天,直奔洗天派了。

    “太乙境毕竟不同!”

    王崇的道家元神是正经突破了太乙境,天魔元神是本身积蓄已足,又吞了都御的一身功力,这才晋升。

    但是他的一点魔识所化的天魔分身,却只能有阳真境巅峰,毕竟是太乙境,分身想要臻至此境界,除非是天魔夺道一回,击杀一头太乙境的大魔尊,尽多其神通。

    只是,若真击杀太乙境的魔尊,王崇就只会收入天魔元神,增进自身法力,绝不会分化出去了。

    一道白气,落在洗天派!

    王崇游目四顾,忽然有物是人非之感。

    他闭关百年,洗天派已经迥非昔日,门徒已经扩张至二十余万,有四代门人,阳真境修士已经足足有七人,金丹过百。

    就算是不修行丹鼎法之辈,也有百余,算是内门精英,虽然修行进境,比修习丹鼎法之辈迟缓,但却前途看佳。

    因为连“罗玄”这具天魔分身都被演庆真君收了,洗天派当真算得群龙无首,还是峨眉出面,替他管束了起来,如今的洗天派,却是以齐冰云为暂代掌教。

    王崇刚刚现身,就有一道剑光飞起,至王崇面前,剑光收敛,露出一张乍惊还喜的娇靥。

    王崇笑吟吟的说道:“我闭关了百年,如今已经渡过了阳真六难。”

    齐冰云抿嘴一笑,说道:“我如今也阳真了。”

    王崇心头忽然生出一个念头:“梁漱玉,邀月姐姐,小云儿,小云儿都阳真了啊!”

    王崇忽然又想道:“只怕红袖儿,韩嫣,也距离阳真不远。”

    王崇忽然有一种,自己手指头忙不过来的感觉。

    王崇想了一回,没有补上一句:“还顺带破了个境界!”毕竟这事儿已经说了两次,在邀月夫人和云素裳面前都说了,在齐冰云面前,再说一次,就十分腻烦。

    王崇只是笑道:“倒是要恭喜!”

    王崇失踪百年,齐冰云也十分担心,虽然她问过玄机道人,玄机道人总说:“这小贼保管无事。”仍旧不能释怀。

    现在总算是再见到了王崇,齐冰云满腔都是欢喜,主动拉住了他的手儿,两人肩并肩的连了遁光,在洗天道观落下。

    王崇也甚惊讶,叫道:“你居然也把洗天经炼成了?”

    齐冰云抿嘴一笑,说道:“洗天剑法也练了一些。”

    王崇想起那口洗天剑,还是云素裳手上,不敢再多纠缠这个问题,笑了一声,说道:“还有件事儿,要跟你说一声。我师父演庆真君早有分身在此界,便是神渊派之掌教,本界第一老祖。”

    齐冰云顿时吓了一跳,被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问道:“可是真的?”

    王崇笑道:“怎么不是真的?”

    “我也该带你去见见师父。毕竟这种事儿,总要让师父知道,我又不是拐带峨眉的人口,两边家长都要知情的。”

    齐冰云晕生双颊,默然不语。

    王崇稍稍感应了洗天道观的护山剑阵,轻叱一声,顿时有二三百道剑光腾空,其中有四五十道已经有一转,另有六七十道,或者炼质一次,或者炼形一次,数百道剑光夭矫灵动,已经颇具规模。

    王崇瞧了一眼,笑道:“玄机师伯还真是勤劳!”

    王崇话音还未落,就听得一个声音叫道:“小贼!你把我弄来做苦力,自己却偷出去快活,可有良知?”

    王崇呵呵一笑,他还真有些心虚,不过他转念一想,忽然暗暗忖道:“玄机道人明着叫他师伯,实际上已经算得我的徒儿,自家徒儿,辛苦一些算什么?”

    王崇传了一道秘音过去,把个玄机道人气的要死,但却还真不能说什么。

    玄机道人哼哼了几声,叫道:“我这几年正在准备,既然你回来了,帮我一把!”

    王崇惊讶道:“你已经积蓄足够了么?”

    玄机道人傲然说道:“鸷玄都积蓄足够,我如何不能?也就是我换了师门,改修道法,不然天魔宗主如何轮到他坐。”

    王崇嘿嘿一笑,补了一句,说道:“也是,到时候,你去补天,也算机缘。”

    玄机道人一道白光,现身出来,居然也把洗天经炼成了,峨眉门下,惯善兼修,王崇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玄机道人对齐冰云说道:“我与他有些事儿……”

    王崇挤眉弄眼,传了一道秘音:“你去天外寻我!莫要在这里做火炬!”

    玄机道人微微惊讶,倒也不多说什么,只道了一声:“也好!就一扭身,消失的无影无影。”

    只是半个时辰,玄机道人就在域外虚空,见到都御道人所化的万魔山,惊讶道:“这却是怎么回事儿?”

    王崇分出一道化身,叫道:“此事说来话长!”

    “我也就是一不小心,就晋升了太乙。这点小事儿且不说了,我们来说正经事儿……”

    王崇把跟云素裳的事儿,说了一遍,又复把扔在自己师父的头上,玄机道人却听得脑门崩起青筋,骂道:“你管这种勾三搭四叫做正经事儿?”

    王崇讪笑道:“这不是,不甚好交代么?”

    玄机道人骂道:“这般正经事儿,你不用跟我说了,咱么来说说不太正经的事儿。你都太乙了,更能多助我一臂之力。”

    王崇伸手一指,喝道:“若是有甚需要,我还有个太乙境的小畜。”

    都御道人骂道:“不当人子!”

    玄机道人瞧了一会儿,忽然笑道:“都御!你转了几世?”

    都御道人忍不住叫道:“怎么?你前世曾认识我吗?”

    玄机道人笑道:“自然认得,魔极宗的劫子,我看着不顺眼,杀了好些个,最后剩你一个,你猜猜我我为何会放你?”

    都御道人惊道:“我们之间还有如此恩仇?你也不似良心发现,谁猜的着是为何放我?”

    玄机道人幽幽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当时杀的兴起,哪里想过饶人?是被阴定休老师捉住,他说……”

    “留一个给你师弟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