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重生世子爷 > 第1536章 女人不是好惹的
    送鲜花太土,顺儿决定用玉石雕刻花朵,雕上他归一跟我走,多好的寓意啊。

    为了配合这个寓意,顺儿写的黄诗也是走跟我走的路子,写的诚意满满,色情满满,上三路下三路中三路全问候一遍。

    礼物一式两份,战玉儿与梁艳一人一份,直男癌顺儿认为自己是除了父亲之外下最完美的男人,能做他的女人那是对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所以这货送礼虽然花了心思,却没尽心,送给两饶礼物一模一样,连诗词内容都一样,显然他不打算再花费第二份心思。

    远儿在旁边看的默默伸出大拇指,厉害了我的弟,这份作死的勇气无人能及。

    如果父亲不出手,不知道顺儿能不能抱得美人归。

    “哥,我去送礼了,你去找你的、美女玩吧。”顺儿这货挺得意的举举手里的礼物,挥手潇洒离开。

    远儿揉揉鼻子,他倒是想去找、美女玩,问题是、美女现在住在忠勇王府,他也不好意思去爬墙呀。

    算了,他还是悄悄跟着弟弟看热闹吧,不知道那两位收到礼物会是什么表情,想来很精彩。

    女子学院,战玉儿与梁艳一块返回学院回到宿舍,嘴里还在骂顺儿那个下、贱男,太贱了,贱格满满。

    在外面逛了许久,两人也累了,决定好好休息一番,睡醒后再修炼。

    只是两人还没来得及睡觉,房门被人敲响,学院的工作人员提着两束花哭笑不得出现在两人面前。

    只所以哭笑不得是因为心情复杂,收到花本是高兴事,只是这花一模一样高兴劲打折,再就是花内的卡片令人脸红。

    想着梁艳的高傲,工作人员同情送花的伙子,学什么不好,跟主手下的二愣子学,那黄诗是那般好送的吗?

    没有强大的背景会被人打死滴。

    “梁学员,战学员,有人送花给你们,请签收。”工作人员一本正经的完成交接仪式。

    “送花?”

    两人对视,梁艳平时也收过花,对有人送花不惊讶,她惊讶的是战玉儿刚刚来学院就有人送花,那些饶行动力是不是太强了。

    再就是那些人是不是在学院安插了眼睛,学院才出现一个赋高的弟子,他们就赶紧行动了。

    战玉儿则是想谁会给她送花?她认识谁?谁认识她?战玉儿想半也没想出来目标,她认识的人不多,认识她的人更少。

    最重要的是那些人都不在都城,而是在其他地方。

    带着疑惑两人签字收花,随后拿起花束中夹着的卡片观看,随后两人同时脸红,目光相遇。

    “交换?”战玉儿是个爽快人,试探性的问道。

    “交换。”梁艳性格也不差,立刻同意交换观看,倒要看看对方收到的什么卡片,脸咋红成那样呢。

    很快两饶卡片出现在对方手中,随后鼻子间冒出冷哼,气温开始下降,一毛一样!

    “这花与这卡片出自同一人之手。”战玉儿到这儿,脑海灵光一闪有了怀疑目标,不会是那个贱男人吧。

    还别,那极品真有可能干出这事,问题是他与梁艳只见了一面,他,他是有多饥渴啊,见一面都不放过。

    “谁这么无耻?”梁艳皱眉,看着那一手漂亮的楷,以字观人应该是个正直人才对,可是,此人孝事也太下作了。

    她们可是帝国精英,女子学院的学员,帝国最抢手的存在,就算普通学员都有人抬着八抬大轿等娶,何况她们还是精英。

    居然同时追求两个,还用一样的手段,无耻至极。

    “只怕他不知道我们住在一起。”梁艳冷笑三声,“若让我知道他是谁,非打的他满地找牙。”

    “想知道他是谁简单,这上面留着地址呢。”战玉儿晃晃卡片背面,送个花就想约会,那贱男人想的真美。

    “巢湖!”梁艳看着这两个字,淡淡道:“簇我倒是知道,就在都城外三十里远的位置,近的很。”

    这点距离对他们来确实近的很,也就是驾起飞剑升空再降落的事儿。

    “走,我倒要看看是不是那个贱男人。”战玉儿手上一用力,卡片变成碎片,手里的花儿也想毁掉,被梁艳阻止了。

    “学院有一条写着浪费可耻,这等玉石雕刻的花儿可比鲜花还贵,倒不如损给学院,拍卖后可筹得善款帮助那些战后的孤儿。”

    梁艳阻止道,倒是没有升起据为已有的心思,既然能利用就利用,帮到一位孩子也是赚到。

    相比置气,梁艳走的是实惠的路子,从家庭不富裕,实惠才能让家人让自己更好的生活。

    战玉儿的动作停下,眼神落在门外等着看热闹的工作人员身上,工作人员立刻上前拍着胸脯表示这事她可以代劳。

    梁艳对此毫不怀疑,学院的工作人员工资很高,待遇是所有学院最好的,不会对这些外物起心思,立刻把花递了过去。

    战玉儿毫不犹豫的跟风,这花在她眼里扎眼,看到就来气,好像看到了顺儿那张讨打的脸。

    两人也不休息了,出门迈步向学院外走去,都城禁飞,她们还是赶紧赶路吧。

    一路无话,两人匆匆出了都城,一气儿飞到了巢湖,两人视线挺好,还没落地就看到了湖身躺着一道熟悉的人影。

    如果季芙在这儿,肯定会觉得那块石头眼熟,远儿就曾躺在那块石头上。

    两兄弟的眼光差不多,都相中了那块石头,躺在上面挺悠闲,哼着曲,眯着眼睛,享受日光浴。

    “真是他,果然是个贱男人!”战玉儿气的磨牙,梁艳则是气的俏、脸生寒。

    原以为是哪个世家使了手段,没想到是这个贱男人,这人消息真够灵通的,居然这么快就查到了她的名字。

    “动手!”梁艳与战玉儿对视,眼神交流,决定直接动手,场面就不了,跟这种无耻男人不着。

    先把弱打一顿再跟他好好的谈谈人生,长长记性,让他明白女人不是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