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阅读封神系统 > 第九百六十五章 谎言
    伏羲闻言面容上也不禁是露出了一缕笑意,出声回答说道:“老师就算是赶我们走我也不走,洪荒世界诞生之初老师便能够踏入大罗金仙巅峰境界,现如今已经是过去了四千多年时间,想必以老师的修为必然已经是达到了更高一层的地步,日后若是有机会一直追随在老师身边,那么我的修炼道路岂不是要比自己摸索通畅的多?老师赶我们走我们就走,那我们还上去做什么?再说了临别之前老师也提醒过我们,若是化形之后找不到去的地方可以去不周山巅三十六重天的天庭找他,老师都已经是这样明说了,难不成你还不懂老师的意思么?”

    女娲闻言也是露出了笑意,虽然现在她那如同巨蟒头颅一般的蛇头露出来的笑意显得十分怪异,但是此时此刻的女娲和伏羲心情也是十分愉快的,毕竟摸清楚了前方道路该如何去行走,他们也就不必在这诺大无比的洪荒世界之中四处乱窜了,伏羲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总是认为这不周山并非是什么久留之地,就算这里是他们诞生并且成长修炼的地方,伏羲的第六感也认为这里长久留下去并不是什么好的选择,虽然说不出来是因为什么,但是伏羲一向以来都是十分的相信自己的第六感,他们兄妹二人之所以有缘分得到苏牧的指点也是因为那天伏羲的第六感察觉了有一机缘等着他们,而事实上伏羲第六感也的确是算准了,苏牧指导他们十年时间,让他们在十年时间内少走了许多弯路,并且明确了化形之后该何去何从,这怎么就不能够算是一桩机缘了呢?要知道现在苏牧和大夏运朝的名声在洪荒世界之中可是如雷贯耳的存在!

    虽然大夏运朝和苏牧都是异界来客,并非是他们洪荒世界之人,但是却并没有多少人在乎这一点,在不少洪荒世界生灵看来大夏运朝所作所为可都要比起之前的凶兽王朝好了太多了,凶兽王朝的残暴在他们记忆之中可是深深无法抹去的,而大夏运朝到来洪荒世界不过四千多年的时间,他们斩杀了凶兽王朝最强者,覆灭了凶兽王朝,让原本统治者洪荒世界不可一世的凶兽王朝消失不见,现在洪荒世界之中已经是很难找到一头凶兽的存在了!要知道之前的洪荒大地你就算是走出自己的洞府都有可能遇到上百头凶兽,而现在凶兽们全部都是躲藏了起来,生怕就被大夏运朝的人给发现了。

    大夏运朝一来到洪荒世界之中就帮助他们解决了最大的困扰,那就是凶兽王朝的危机,凶兽王朝的残暴和可怕从洪荒世界诞生之初就压在了他们的心头,他们虽然心有不平但是奈何修为不高,面对强大无比的凶兽王朝他们根本就是束手无策,凶兽王朝这几个纪元来将洪荒世界搞的是一塌糊涂,诸多先天灵根灵果都是在凶兽王朝的糟蹋之下不见了踪影,要知道洪荒世界之中的先天生灵最看重的东西之一就有着这先天灵根和灵果,凶兽王朝的所作所为无疑是被所有洪荒世界之中的生灵所厌恶的,但是奈何他们却没有和凶兽王朝一战的实力,而现在大夏运朝帮助他们解决了这个困难,他们也毕竟不是什么无情之人,对于大夏运朝的恩德他们还是铭记于心的。

    现如今除了少部分新诞生的妖族强者之外基本上洪荒世界不说全部至少东方已经是完全的被大夏运朝给统治了,而大夏运朝统治之下的生灵们也没有在意什么,在他们看来大夏运朝给他们提供了生存之地,给他们提供了庇佑,他们感激还来不及呢,为何要去反对大夏运朝统一洪荒世界?就算他们是外来之人又如何?要知道大夏运朝可是万界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他们本来就是无数世界的统治者,现在不过是要来统治他们洪荒世界罢了,就算原本诸多不愿意甘于被大夏运朝统治的生灵在受到了大夏运朝的恩德和知道了大夏运朝的所作所为之后心中的芥蒂都是消失不见了,他们乐得如此,反正他们也不可能是统一洪荒世界的人物,既然如此何不投身于大夏运朝的麾下为大夏运朝做事,日后说出去他们怎么也算得上是大夏运朝统一洪荒世界最早的先驱者不是么?

    当然,关于大夏运朝是诸天万界无数世界的统治者这一消息诸多生灵是保持着不信任的看法,毕竟大夏运朝虽然表现出了无比强大的实力,但是却没有表现出真正可以压倒性的实力,在他们看来大夏运朝的强者只不过是不起他们洪荒世界之中的强者略胜些许罢了,过段时间他们洪荒世界之中的生灵和先天神邸就能够追上大夏运朝的脚步,超过大夏运朝,不过他们不相信对于大夏运朝对于苏牧来说并没有什么区别,本身这就是一个谎言,是苏牧编造出来的谎言而已,这样的谎言散播出去有利于他们大夏运朝的统一,所以苏牧根本就没有在乎有没有人相信这个谎言,不相信也好相信也好,这终究只不过是苏牧编造出来统一洪荒世界的借口罢了。

    这则消息也是冯化散播出去的,冯化很是理解苏牧的做法,在地仙界的时候就是这样,先将人心给站住,然后在谈统一地仙界的话语,苏牧当初也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成为了地仙界之主,成为了无上的存在,建立起大夏运朝,将地仙界晋升大千世界,带领整个世界飞升洪荒世界,寻求更高的奥秘!所以冯化并没有得到苏牧的授权直接就是将那天苏牧忽悠鸿钧的话语给散播了出去,反正最后也要散播出去的,不如早早的告诉他们这些谎言,让他们早些接受他们大夏运朝的统治不是么?至少在苏牧看来冯化这一手还是十分有用的,毕竟怎么说冯化都是为了大夏运朝做的事情,难不成苏牧还要因此去怪罪冯化?当然不会,冯化犹如自己的手足一般,苏牧轻易是不会怪罪的,再说了冯化也是为了大夏运朝好,也没有任何的必要去怪罪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