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妙手神农 > 第一千七百九十章 活埋余飞
    >>历史不该被遗忘,古人云读史可知兴替,遗忘历史的人,终将被历史的车轮,狠狠的拍在岸边,击打的粉碎,然后浪花形成一个嘲讽的笑容。

    余飞对于前辈们的苦难,在一点点揭开历史的面纱的时候,可谓是感同身受。

    所以他绝对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睁眼说瞎话,也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更改自己祖宗们的血泪史。

    所以女孩接受或者不接受,余飞都无所谓,因为那些都是事实,她可以选择接受,并且认错,也可以选择继续否认,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余飞现在要做的第一要务,是养伤然后离开岛国,不过这次离开,不会是永远的离开,余飞相信,自己还会来。

    只要岛国人一日认识不到自己犯下的罪行,只要一日他们还试图在未来重蹈覆辙,那余飞决定自己永远做岛国人的噩梦,让他们在夜里惊醒,让他们在痛苦中忏悔。

    时间一直到了晚上,余飞一直在竹屋里修炼,女孩一直在厨房未曾出门。

    这仿佛也是某种对立,你不认错,我不妥协。

    男人可以让这女人,但只是在一些无关乎原则的小事情上面,真正触及原则的时候,男人就该挺直了腰杆,大声的说出,老子是个有原则的男人!

    夜幕降临之后的森林,再次显得恐怖了起来,有一种不知名的野鸟,在夜里发出宛如怪笑一般的叫声,听起来恐怖瘆人。

    不过岛国这里似乎很少有大型的野兽,于是也少了很多危险的存在,夜里也就是恐怖一点,反而不是那么的危险。

    山泉不知道从何处而来,一直潺潺流动着,小湖泊仿佛也永远不会被灌满,就算是暴雨过后水面上升,用不了多久就会回到原来的高度。

    山清水秀之地,灵气也会相应的浓郁一些,余飞努力的修炼,一方面提高自己的内力修为,一方面加快灵气的吸收,他的手臂在长成小孩子的手臂之后,生长正在加快,因为主体已经长好了,剩下的反而就容易多了,就算是余飞不继续催化,用不了多久也会长大,和原来一样。

    但是余飞现在需要实力,未来更加需要实力,余飞认识到了,其实自己并不是无敌,这个世界,还有一些奇人异士,拥有着鬼神莫测的能力,有一些自己根本无法防备,所以自己需要强大到碾压一切。

    之前岛国的三个超能者,余飞觉得西装男最弱,但是最终却是西装男,给自己留下了最重的伤势,让自己丢掉了一条胳膊。

    所以不能小看任何人,这是余飞现在一直告诫自己的一句话,之前的大意,差点就让自己丧命了,要是当时西装男的能力,凝聚的那束光穿透的是自己的心脏或者脑袋,那余飞已经死了。

    虽然余飞无法验证,自己的心脏和脑袋被打碎之后,还能不能活下来,可是在他看来,应该是必死无疑。

    龙珠就隐藏在自己的心脏里面,心脏被毁,龙珠焉能完存,而自己要调动龙珠内的灵气,又需要大脑之中的意识指挥,大脑被毁,龙珠也将失去控制。

    所以余飞现在想想都后怕,幸好自己反应快,弃卒保帅了,幸好西装男本身的实力稍微弱一点,所以出手的速度慢了零点几秒,自己才有机会躲开致命部位。

    虽然自己侥幸活了下来,但是余飞知道,自己不是被幸运女神眷

    顾的人,自己最大的幸运,就是获得了龙珠,从那之后,自己的待遇就是一个普通人,会有好运也会倒霉。

    所以人活着不能光靠运气,自身的硬实力才是根本。

    余飞开始急切的想要自己变得强大起来了,这个世界表面上风平浪静一片和谐,大家谈论着道德,遵守着法律,互相和善的笑着,但是水面之下却暗流涌动,一个不小心或许滔天巨浪就变成海啸席卷而来了。

    余飞无法做到和普通人一样,去享受水面的平静,罔顾水下的波涛,只在乎自己一朝一夕的得失,而不顾大局的方向。

    而想要加入进去,让自己也出一份力,在灾难到来的时候,化作堤坝为背后的人挡住灾祸,那就需要强大的实力,让敌人颤抖的实力,让自己人安心的实力。

    刀疤告诉余飞,传统武术和内力的修炼,最高的瓶颈就是宗师,一旦突破了宗师这个瓶颈,到达了这个领域之后,便已经来到了山顶,再也无法上身了。

    顶多是每个人的山不同,所以宗师也有强有弱,但终究不会相差太远,无法做到质变碾压量变的效果。

    可是余飞总觉得,宗师不应该是终点,应该还有更远的路可以走。

    余飞的实力,大多数院子里刀疤交给他的武功,因为对于灵气的使用,余飞一直都属于摸索前进,灵气现在给他的只是身体素质的加强,和恢复能力的加强,真正用于实战的意义不大。

    所以余飞暂时想要增强实力,要是在灵气的研究上一无所得的话,那还是得在武功上下苦工。

    所以余飞从来都对于内力的修炼没有懈怠过,余飞觉得武功的突破,内力恐怕才是正确的方向,因为对于人体的开发,古人研究了几千年了,现在已经难以有明显的进步了。

    可是对于内力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大家不得不承认存在,但是又无法彻底说清楚这到底是什么。

    所以内力的开发余地还很大,余飞决定就这样一直修炼下去,最差自己也落得一个内力雄厚,碾压对手的好处,要是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自己就可以量变引起质变,最后突破大家都觉得无法突破的宗师这个瓶颈。

    余飞体内的经脉之中,内力疯狂的运转,在余飞的锻炼之下,还有强大的恢复能力之下,他的经脉要比一般人粗壮的多,所以可以承受的运行的内力的熟练和速度,也比别人要多很多。

    内力疯狂的在经脉里运转,运行完一个周天,就会壮大一点,顺带着余飞周围的灵气,也被他不断的吸纳而来,注入了龙珠之中,余飞又从龙珠内调集汇总起来的灵气,灌注进入重生阵法,催生自己的手臂。

    修炼的余飞宝相庄严,看起来仿佛高僧一般,身体周围仿佛有一层力场,让人看一眼就望而生畏了。

    余飞一不小心就进入了深度修炼,毕竟修炼这事有时候他自己也无法掌控,来了灵感来了感觉,一不小心就可能陷入深度修炼。

    第二天的时候,女孩才走出了厨房,看起来有点憔悴,她看了一眼还在修炼的余飞,去水边洗漱了一下,然后走回去了厨房,开始做饭了。

    饭菜准备好了,她咬着嘴唇,小心翼翼的走到了竹屋门口。

    平日里只要她有点事,余飞立马就会在睁开眼睛做出反应,所以她觉得余飞应该是随时保持着清醒,自

    己走过来了,余飞应该知道。

    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希望余飞首先开口说话,但是等了好一会,余飞一动不动,睫毛都没有颤抖。

    女孩咬咬牙,以为余飞在生气,这是在和她毒气。

    “先生,我做好早饭了,您要不要吃点再修炼。”

    女孩最终还是主动开口了,站在竹屋门口轻声说道。

    但是说完之后,余飞还是毫无反应,人要是不在真正沉睡的状态下,假装睡着的话,只要心情不是很平复,睫毛会忍不住微微颤抖。

    但是女孩说完话盯着余飞看了好一会,余飞浑身一根毛发都没有动过。

    可是她从未见过深度修炼的余飞,还是觉得余飞这是在和自己赌气。

    “先生,我知道错了,我为岛国人曾经犯下的罪行向您认错,我还是愿意跟您走,并且在以后,绝对不否认曾经的历史!”

    女孩咬咬牙,这次竟然行大礼了,对着余飞跪下来说道。

    可是等了好一会,她抬起头的时候,余飞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女孩顿时嘴巴一噘,眼泪就挂在了眼眶上了,以为余飞这是故意冷落她。

    这和余飞之前暖男的人设严重不符,她觉得自己太委屈了,自己都认错了,余飞为什么还不理自己,难道自己都卑微到这种程度了还不够吗?以前的人犯的错,为什么要为难自己。

    “哇……”

    女孩委屈的大哭了起来,可是哭了好一会,发现余飞还是没动静。

    女孩忽然觉得不对劲了,这不该是一个正常人的反应啊!

    她随手抹了抹眼泪,小心翼翼的走上去,走到余飞的边上,伸手轻轻碰了碰余飞。

    要是她拿起刀,要捅死余飞,那余飞的第六感,会让余飞迅速醒来,可是她一点点的坏心思都没有,所以余飞的第六感完全没预警,余飞还在深度修炼之中。

    女孩轻轻推了一下余飞,顿时吓了一跳,因为她指尖触碰到余飞的脖子之后,竟然感觉是凉凉的感觉。

    女孩吓了一跳,再次颤抖着轻轻伸出手,再次摸向了余飞的脖子,这次确定了,真的是冰凉的感觉,和余飞平日里浑身温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这时她才发现,余飞的胸口几乎不起伏,活人需要呼吸,呼吸的时候不可能胸口不起伏啊!

    她一点点伸出手,轻轻将手搭在了余飞的鼻孔下面,也几乎没有感觉到气流的流动,活人的话,是需要呼吸的呀!

    女孩脸色苍白,眼泪又刷刷的留下来了,她觉得余飞这是死了,自己有无依无靠了。

    女孩蹲在一边哭了起来,哭了好一会,感觉哭累了,眼睛都肿了,她才凑到余飞的面前,轻轻的在余飞的额头吻了一下,走出去找到之前买回来的小铲子,开始在竹屋边上的竹林里挖了起来,几个小时之后,一个不大不小的坑挖好了。

    女孩累的浑身都是汗,额头的汗水和眼泪混合着从下巴上滴下来。

    她一边哭一边走回了竹屋,看到死了还盘膝而坐的余飞,她走过去双手抱着余飞的腰,一点点的将余飞拖出了竹屋,慢慢拖到了大坑里面,整个人都累的快虚脱了,浑身的汗把衣服都打湿了。

    将余飞在坑里摆放好之后,女孩扔着眼泪,开始一铲一铲的往坑里填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