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仙韵传 > 第二千八百四十八章 天意使然
    一念及此,连春秋浑身瘫软,剧抖起来,原先所有的从容淡定都不翼而飞,代之以恐惧和绝望…

    另一边的万事通也早就感觉不妙了!

    他现在简直快要抓狂,想不到勃格客网奋斗了如此多年,积攒下如此庞大的一份家业,竟然在这短短的一天之中就有可能全部丧失!

    这让他情何以堪?!

    活了这么久,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早知如此,就不搞这赌博业了,以自己的聪明才智,搞什么不赚钱?说不定比赌博还更赚钱!

    以前自己还经常嘲笑那些赌客是十赌九输还执迷不悔,现在却轮到自己…

    “小强…小强…你到底是谁?你…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就迸出来的…”万事通嘴里喃喃,手心已经抓紧,快要抓出血了…

    “嘿嘿,那是当然,现在你知道痛了吧?”一个声音传来,当然是小星。

    看到这一幕,小星心里真是快美翻了!

    没办法,谁让自己现在能力爆棚呢?

    将你们这两个自以为是的家伙玩弄在股掌之上,真是易如反掌,再美妙不过之事…

    竟然还敢去正宇宙发动信仰洞天计划,不给你们一点惩罚怎么行?

    “谁?!你是谁?!!!”万事通惊叫一声!

    “小强!”

    “什么?!”万事通和连春秋都惊叫起来。

    “怎么?不是一直想知道我是谁吗?”小星哼道。

    “你…到底是谁?!”

    “凌道子!”

    “什么…你…你就是凌道子?那个与流风一起,发布道意作品的凌道子?!”

    “正是!”

    “天哪…”

    “我早该想到了…”

    两人恍然大叫着…

    转头再看那场决赛,两人发现在不知不觉之间,这场比赛已经来到了二百多手之处,而木可节的脸色正在变得越来越血红,红中还泛着青,显然他所面临的压力正在变得越来越巨大,一切正如同方才万事通所分析的一样,这股无形的压力在不断叠加,翻着倍地往上蹿,木可节的下场可想而知…

    但是,细观木可节的神情,他自己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自己所面临的处境,而是全副心神都贯注其中,眼睛中星芒狂闪,正是他的慧眼在疯狂运转,只怕也快接近极限了,而在他的周身则出现浓厚的灵雾团,将他团团围住…

    此情此景,万事通和连春秋都知道,自己这次真的要完了…

    “凌道子,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流风呢?!”万事通咬牙切齿地问道。

    “你知道这些和赌盘有什么关系?赌盘可是你们开的,我不过是投注而已,再说,我已经将结果摆在那里告诉你们了,可你们自己却偏偏不信,有什么办法?”小星揶揄道。

    “你?!你怎么知道流风的棋力如此之高?!”万事通狠狠问道。

    “流风棋力之高不明摆着吗?三百手内完败所有对手,难道你们还不认为他的棋力很高吗?”小星哼道。

    “这…”万事通愕然,顿时无话可说…

    他忽然明白了,流风和凌道子应该就是勾结在一起的,但无论是流风,还是凌道子,他们都是堂堂正正,没有什么沟沟坎坎,弯弯绕绕,如果说他们真的在耍什么计谋的话,那么他们耍的也是阳谋,都明摆着告诉你我就是这么强,这么厉害,但自己就偏偏不相信,这是为什么呢?!

    假如他们两人耍的是阴谋的话,只怕还真的会被自己给料中,因为自己从来就不怕别人玩什么阴谋诡计,若论玩阴谋诡计,万事通相信没有人能玩得过自己,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但是,流风和凌道子玩的都是阳谋,都摆开了告诉你真相,但以自己阴谋家和老狐狸老古董的心态,又怎么可能识穿他们这一招呢?!

    要知道,如此多年以来,无论什么事情,放在自己和连春秋眼里几乎都有可能是阴谋,或是阴谋中之阴谋,而自己的特长就是粉碎对方的阴谋,给自己带来非凡的快感,取得非凡的成功,然而…

    面对流风和凌道子的阳谋,自己和连春秋两人都猜错,直接崩溃了…

    心态,说到底还是心态的磨炼不够!

    万事通顿悟了…

    连春秋也顿悟了…

    两人发现归根结底是自己的心态出了问题,如此多年以来的经历、经验、思考和成功,让自己总是习惯于用阴谋论去对待事物,而在这个关键时候,这种习惯思维就将自己整个思路给带偏!

    从一开始,自己就将小强,哦不,是凌道子,认作是最强劲的对手,既然是对手,又怎么可能不耍阴谋?

    在自己看来,小强的每一个举动都有可能是阴谋,他的目的就是要来打击自己,掏空自己,那么自己当然应该予以回击,而不可能顺着对方的意图来办事。

    所以,自己是断断不可能选择与凌道子相同级别去投注的,哪怕猜测的结果一样,也会有意无意地避开他的选择,但这恰恰就是凌道子所要的结果!

    太厉害了…

    如果凌道子是有意如此做的话,那就证明他已经连自己是什么人,在赌博中会有什么反应都全部计算在内,这样境界的凌道子实在太可怕!

    万事通和连春秋一念及此,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再看看那场决赛,发现木可节的身影忽然变得无比萧瑟,在雾团中瑟瑟发抖,看来离崩溃已经不远了,而现在的手数是第二百五十六手!

    在此之前,木可节似乎还能撑住,但在流风又下一子之后,他忽然之间就脸色大变,整个人所承受的压力明显增大…

    “啪”的一声,木可节坚持着落下第二百五十七手!

    “啪”,流风毫不犹豫地跟进一手!

    木可节整个人似乎一下子被一股无形的压力压弯了腰一样,个头都缩小了一半,周围的灵雾团一下子猛地扩张开来,却能看到其中光芒狂闪,正是他的慧眼在疯狂闪动着…

    万事通和连春秋看到此景,绝望地闭上眼睛,不忍目睹…

    两人知道,木可节快完了,而自己也快完了!

    无数年来打拼的结果全部拱手送给凌道子和流风,还对他们欠下一屁股债,估计以后的岁月都要为他们去打工…

    “啪!”

    木可节手上棋子终于落下,但流风紧跟着也一子落下,此时场上风云突变,只见环绕着木可节的惊人灵雾象是被什么东西压散一样,往周围疯狂喷去,化为道道洪流,冲击着中央棋场的阵法!

    整个阵法在灵雾洪流的冲击之下摇摇晃晃,而人们无比震惊地发现木可节竟软瘫在雾团中间,一动不动!

    显然,他已经不行了,失去了对灵力的控制,以致于灵雾团被可怕的压力完全摧毁…

    流风胜!

    “哇!!!”

    “流风!”“流风!!”“流风!!!”“流风!!!!”“流风!!!!!”…

    现场之人震惊之余,开始狂吼起来,声浪之巨简直可以掀翻一切阻碍!

    象这样的对决,人们关注的永远是胜者,虽然木可节以前也享受过无上的荣耀,但在此刻,他就象无关紧要之人一样,没有谁会再向他投去一道目光,一丝怜悯之情…

    他就象之前那些棋手一样,成为了流风登顶过程中的踏脚石,无比悲摧…

    而跟他一样悲摧的还有各大势力之人!

    这些人看到这样一个结果,一个个瞠目结舌,呆立当场!

    账户上随之发生的剧变让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此时他们的账户上已经显示出在这一个赌盘中他们的亏损数额,这个数额之庞大让他们一个个瑟瑟发抖,连站都站不稳了…

    现在,无论是勃格客网和泱秦居网,还是雅博斋、正烨堂、古乐天、杉美慈、万花汇…数百个庞大的势力,以及数千个种族文明,每一个都对小强欠下了巨债!

    这笔债务之巨比他们无数年来所赚到的钱还要翻上十倍不止!

    也就是说,他们发展了如此多年所赚到的钱,不仅要全部赔给小强,而且还经继续干十倍以上的时间才有可能还清这笔债务…

    “完了…完了…完了…”所有势力的掌门人一个个面如土色,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他们知道,自己以后几乎是会永远地成为小强的债务人,甚至会被迫成为他的奴婢,因为债务必须在一段时间内还清,否则就必须以身抵债,但象这样一笔债务,怎么可能还得清?

    小星也快要乐翻了!

    虽然这样的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但是没有成为现实之前一切还不好说,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突发的事件导致结局的改变呢?

    但现在这个结局已经注定,自己和大人的意图应该可以实现了!

    其实,出现这样的结局,从长远来看应该是对暗宇宙的种族文明和各大势力都是极为有利的,正如前面李运和小星所分析的一样,现在这些种族文明和各大势力还有能力与兽族文明相对抗,假如时间拖得越长,随着兽族文明发展得越来越快,他们将会面临更为严峻的局面。

    可以说,这也是天意使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