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不死武皇 > 第2100章、趁虚破击
    海风舵!

    幽暗密牢,鬼寂阴森,绝不输于救赎之狱。

    只是,当时擒下独孤冲之时,对于百般折磨,也未能撬开独孤冲的金口,不得已之下才将独孤冲送入救赎之狱。

    幽暗走道,氛围沉寂。

    林辰不开口,黑羽也是识趣闭口不言。

    待到密牢!

    “就是这了!”林辰语气平淡的说道:“我们海风舵只负责完成任务指示,任务之外的事一概不管,任务目标是要如何处置,随你自由。”

    “多谢舵主。”黑羽感激道,显得有些迫不及待。

    不由!

    开启禁门,林辰浑身铁链缚身,遍体鳞伤,看起来奄奄一息。

    黑羽目光一凛,似乎一眼认出林辰本尊。

    林辰却道:“由于任务目标顽愚反抗,也伤了本座不少部下,擒制之下,难免让他吃了些苦头,但性命无忧。”

    “这小贼本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吃点苦头是应该的。”黑羽笑了笑,道:“舵主,在下与他有些私人恩怨,能否请舵主回避?”

    “随意,交了赏金,他就是属于你的猎物。不过,在你走之前得留个备录,免得到时说我海风舵任务完成不周。”林辰淡淡回了句

    “是,任务交接程度在下还是明白的。”黑羽点了点头,又问:“对了,剑冲何在?”

    “此任务目标修为尚微,本座的部下在擒制剑辰之时,一时疏忽无意伤了首任务目标的性命,这点阁下应该不会怪罪吧?”林辰淡然道。

    “一个废物而已,竟然失去了利用价值,一条贱命也无所谓。”黑羽不以为然,他本来就是冲着林辰来的,其他人自然无关次要。

    “恩,那就好。”林辰转身离去。

    毕竟,要是“潜龙”刻意留此,反而会让黑羽心有警惕。

    旋即!

    黑羽跨步而入,目光森冷,开口便数落道:“小子!在剑宗之时你不是很威风神气吗?怎么这么快就成为阶下囚了?”

    闻声!

    林辰本尊,微微张合着眼,带有愤恨的咬牙问:“剑宗?你是何人?为何要算计我?”

    “不知道是吧?看来得让你长点记性!”黑羽目光冷厉,弹指剑气,狠狠洞穿林辰的双腿。

    “啊!~”

    林辰吃痛一叫,怒声道:“混账东西!明人不做暗事,你到底是谁?我与你到底有何仇怨?为何要如此设局算计我?”

    “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还记得在真龙殿之时,你是如何在本少面前张狂?又是如何被本少废了双腿?看来你还是没长够记性?”黑羽冷笑道。

    “难道,你是…”林辰一脸惊愕。

    “呵呵,总算有点印象了吧?”黑羽冷冷一笑,然后一手缓缓揭开面具,露出一张俊逸肃冷的面孔,果真是剑宇。

    “剑宇!”林辰故作惊色,叫骂:“剑宇!你身为剑宗弟子,竟然与极乐盟狼狈为奸,残害同门师兄弟,心肠歹毒!你就不怕,事迹败露,师门重惩,身败名裂,家族蒙羞!”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是海风舵也不知本少的真实身份,现在除了你之外,剑宗何人可知?”剑宇得意冷笑,阴狞道:“你现在不过是只本少手中拴着的废物,本少若要你死,绝无翻身的机会!”

    “卑鄙!”林辰怒然道:“你简直枉负盛名,辜负师门对你的栽培,辜负剑宗对你的信任!身为真龙榜名榜强者,竟对我一个刚入门不久的新秀弟子狠下毒手,难道你就真不觉得可耻吗?”

    “卑鄙可耻又如何?你现在不过是本少手中的猎物而已,还不是任我蹂蹑!”剑宇冷凛道:“不过,我剑宇也是是非分明的,只要你如实交代我岚弟遇难真相,再交出你所学的功法秘籍,本少姑且可以给你一剑痛快!相信在这暗无天日的黑牢里,你也是尝尽了苦头,若是你一再冥顽不灵的话,本少便让你生不如死,痛不欲生,一生一世,备受折磨!”

    “不错,剑岚是我所杀,你们俩还真是一对亲兄弟,一样的卑鄙无耻!”林辰故作愤怒,却是天眼窥视,暗暗蓄势。

    等待剑宇彻底放松警惕之时,林辰便一举出手反制。

    殊不知!

    林辰刚说完,剑宇又是一道剑气火辣辣的袭来:“小子!本少要你交代,不是叫你在本少面前作狂,你若再猖狂放肆,本少便让你尝尝剑气淬体之痛!”

    “有种便杀了劳资!”林辰怒道。

    “杀你还不容易,但你觉得本少会让你死得那么便宜吗?”剑宇冷笑道:“作为一位新秀弟子,却在短期内在剑宗成长惊人,看来你身上隐藏得秘密可真不少?而且凭我岚弟的修为与能量,也不是你所能轻易对付的,你还是如实详细道来,免受皮肉之苦!”

    “呵呵,你可真瞧得起我。”林辰冷冷一笑,咬牙切齿道:“我没有什么秘密,我能除掉剑岚,自然是真凭实力!”

    “知道你有实力,但本少真得实为好奇,恶狼谷乃是一大禁地,有进无出,就是本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你们到底是如何脱身的?”剑宇质问道:“而且本少已去恶狼谷查探,谷中必定经历了一场恶战,恶狼谷原有的地阴之脉早已毁去,你在恶狼谷到底得到了什么?”

    “呵呵,我还以为你真得是为自己弟弟寻仇来的,原来是为了一己私利,看来我真是低估了你们的兄弟之情!”林辰嘲讽讥笑。

    剑宇面色一凛,剑势怒放,漫天无形剑气,细若游丝,像是毒虫似的,狠狠渗透入林辰的体内,肆虐摧残。

    林辰浑身抽搐,故作痛苦,虚汗直流。

    “小子!本少有必要再警告你一次,你现在没有猖狂的资本!你若是再张狂妄言,本少便让你生不如死,后悔终生!”剑宇语气凶凌。

    “剑宇!你真以为吃定小爷了?若是让小爷翻身,必让你百倍奉还!”林辰沉冷道。

    “翻身?作为一个阶下囚,一个毫无缚鸡之力的废物,你跟本少谈翻身?不觉得愚蠢可笑吗?”剑宇大是不屑,冷凛道:“小子!识时务者为俊杰,与其受尽折磨,不如一死痛快!竟然结果都是难逃一死,你又何必自讨苦吃?”

    “就是死,我也绝不能丢了尊严!”林辰满脸怒火,暗暗蓄势。

    “对于蝼蚁,尊严能值几两?”剑宇大是不屑。

    “那你信不信,蝼蚁也能把人给咬死?”林辰沉冷道。

    “是吗?”剑宇扬出一剑,沉沉架在林辰的左肩:“小子!竟然你这么有骨气,那就从你这条胳膊开始,你要是再给本少多说一句毫无意义的废话,那这条胳膊就给你卸了!”

    “你可以试试!”林辰语气冷淡。

    “这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本少不念同门之情!”剑宇目光一凛,剑锋一寒。

    咻!~~

    冷厉一剑,沿着林辰的胳膊狠狠划去。

    这一划!

    却是如同打在无形的空气中一般,锋芒竟是从林辰的胳膊中虚透了过去,眼前的林辰身形也瞬间模糊了起来,嘴角上更是勾勒起一道阴谋得逞的邪恶阴笑。

    “呃!?”

    剑宇脸色惊变,瞠目结舌,心生不祥。

    继而!

    一股彻骨的森寒,直摄剑宇的心神。

    是的!

    突如其来的异变,对于毫无防备的剑宇来说,根本无法作出任何的反应意识。

    尤其是如此近距离之下,以林辰的身手,别说是剑宇这个四品半仙,就是五品半仙强者,只怕也得在劫难逃。

    最重要得是,剑宇根本就是无条件信任“潜龙”,再加上对林辰的修为认知只在于剑宗,仅有区区化龙之境,又岂能侵犯自己分毫?

    正是种种的不可意料,才造就了林辰的出其不意。

    焚血!

    灵弑疾出,至凌锋芒,无坚不摧,锐利无极,无所不破,势不可挡。

    咻!~

    炽烈血芒,一举洞穿剑宇的丹田。

    林辰嘴角冷笑:“我说了,蝼蚁也是能咬死人的,这下信了吧?”

    ‘“你!~”

    剑宇两眼发直,惊恐万状,难以置信,恨恨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