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幽冥真仙 > 第955章 傀人禁术
    ,!

    柳海雨与黑袍道者各自拼出一剑极招。

    双方的剑锋之力在高空中碰撞。

    只是几个呼吸,柳海雨的一式“青莲青龙”便占据了上风,黑袍道者的一式“涓流长河”开始崩溃。

    就在黑袍道者剑招崩溃,本体暴露,面临被柳海雨剑招斩落的一刻。

    黑袍道者的身侧,凭空闪出一道白色人影来。

    来人是一名白袍道者,相貌与黑袍道者有七八分相似,同样手持一双短剑。

    “哥哥,弟弟来助你了。”白袍道者双眼露出焦急之色。一现身,右手中的一柄短剑就劈斩而出。

    “剑道趵泉引流!”

    剑光陡然百丈,剑气跳跃滚动如泉,汩汩不息。

    轰!

    一剑之力截在柳海雨的一式“青莲青龙”之上。

    诡异的是,柳海雨的剑道之招竟然在这一剑的作用下发生了些许偏转。

    这样以来,虽然黑袍道者的剑招已然崩溃,但却可从容避开柳海雨一剑的威力。

    即便如此,黑袍道者的衣襟,仍旧被窜动的剑气割开几道口子。一道流窜的剑气划过他的脸颊,留下一线剑痕。也许是黑袍道者本就无血,剑痕处没有鲜红溢出,只是外翻的伤口让他看上去十分丑陋。

    柳海雨双眼一眯,心中惊道:“又来了一个,这白袍道者的截剑术更在黑袍道者之上,竟然能使得我的剑招发生偏转。”

    “伤我哥哥,你该死!”白衣道者面露凶煞之色。

    赫然!

    白衣道者心窝的位置喷出一簇血雾,嗡地一下,血雾化作无数血线灌注到他左手中的另一柄短剑之上。

    白衣道者顺势将左手高高举起,一剑斩下。

    “剑道吞海!”

    剑出!一道剑意百丈!剑气滚动如潮,如同海水倒悬一般。

    这一剑的威力堪称巨大,但这并不是让柳海雨惊诧的地方。而是如此短的时间内,这突然出现的白衣道者能连续施展两式极限剑道之招。第一剑“趵泉引流”是截剑之招,而第二剑“吞海”却是斩剑之招!

    柳海雨作为巅峰剑者,凭借他手中的一柄若水剑,也是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连续祭出两式极限剑道之招的。

    这就是单剑式与双剑式的不同。单剑式往往威力更大,攻防都在手中的一剑,而双剑式就灵活的多,但威力往往不如单剑式。

    危机!就在眼前!

    千钧一发,柳海雨身侧的虚空中,一团灰白色鬼雾翻腾。

    不待鬼雾散去,一道人影从鬼雾中一步跨出。

    无它,正是一直在旁观战的鬼谷瓒。

    此刻,之前一直趴在鬼谷赞后背上的那只白骨骷髅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鬼谷瓒的右侧上半身,包括右臂和右脸的表面多了半副外骨甲,外骨甲的形状就是半具白骨骷髅的样子。鬼谷瓒的功体气息由原本的道明境第一层,生生提升到了道明境巅峰的样子。

    正是鬼谷瓒擅长的骨甲融合之术,但鬼谷瓒的外骨甲却是他的人魂分身,也就是那只平日里懒洋洋,喜欢趴在他后背上的白骨骷髅人所化。外骨甲与他的肉身是融合在一起的,不会有一丝累赘之感。

    “刀来!”

    鬼谷瓒一声干脆轻呼。

    他身侧的虚空中,银色的鬼道符文闪烁不停,如同鬼牙撕咬般生生撕开一道空间裂缝,空间裂缝之中一道金光驾乘灰色鬼气跃出。

    金光一敛,鬼谷瓒的手中多了一柄表面布满骷髅的金色大刀。鬼气森然,锋利如鬼牙,正是他的鬼刀金骨。

    他是刀修!

    “刀法金骨獠牙!”

    手起刀落!鬼刃惊风!真鬼獠牙!

    下一刻,鬼谷瓒一刀劈出的百丈刀意就迎在了对面白衣道者的一式剑招“吞海”之上。

    轰轰轰!

    极招对碰,爆鸣之声彷如惊雷滚动。

    一时间,鬼风獠牙,海潮兽口,刀锋与剑锋纠缠不清,惊了一天星辰。

    半晌后,双方招式威能散尽,只剩下凌乱的虚空。

    “多谢道友及时出手。”柳海雨微微转身,诚恳道。

    鬼谷瓒点头:“对面新出现的这个白衣道者刚刚一直隐藏在暗处,他才是咱们要找的那个邪修,而他身旁的黑衣道者不过是他操控下的一具傀人。”

    这时,柳海雨手中若水剑的表面又传出青小鱼的声音:“海雨主人,那白袍剑者多半也是青莲道场原“暗河”组织的成员,他手中的一对道剑分别是“趵泉”和“吞海”。与黑袍道者手中的“涓流”和“长河”两柄道剑应是一套道剑。而这四柄道剑与你手中的若水剑同出一脉,说是天生的一套五柄道剑也不为过。若是夺过来,祭炼后削去了其上的煞气和鬼气,对于主人你来说,当真是如虎添翼。”

    “多谢提醒。没想到我要应对的邪修当真是原来青莲道场的弟子。接下来的一场争斗,也算是清理门户了。”柳海雨认真道。

    刚刚的一幕,双方极招对轰,不分胜负。各自落回地面。

    白衣道者先是看向身旁的黑衣道者,目光中露出关切道:“哥哥,对面的两个人竟然弄伤了你的脸。”

    黑衣道者无声。

    白衣道者凑过去,用嘴轻轻朝着黑衣道者脸颊上的伤口吹了一口暖气,然后温声道:“不疼。”

    诡异的是,黑衣道者脸上的那道剑伤表面闪出一抹蓝光,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转眼无痕。

    接下来,白衣道者看向对面的柳海雨和鬼谷瓒,冷声道:“看样子,你们一个是青莲道场的弟子,另外一个多半就是天鬼宗的弟子喽。什么名门正派,专门干一些狼狈为奸的勾当。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我和哥哥就送你们两个人在这一天星辰下死去吧。”

    “作为青莲道场的弟子,你甘心坠入邪修一途,今天我柳海雨就是来清理门户的。”柳海雨决然道。

    “柳海雨,这个名字我没听说过。青莲道场的小崽子,我和哥哥为青莲道场卖命的时候,你连个毛儿都不是吧。青莲道场的弟子,都该死。”白衣道者不屑,转而愤怒道。

    “哼!就让咱们用手中的剑来说话吧。”柳海雨手中若水剑的剑尖一指对面,冷哼道。

    “还有刀也可以说话。”一旁的鬼谷瓒用手中的鬼刀金骨指向对面,顺便补充了一句。

    漫天星辰无声,显得有些冷。

    下一瞬,四个人同时有了动作。

    一侧,鬼谷瓒与黑袍道者战在了一处。

    鬼谷瓒凭借身外半副鬼甲的加持,看似狰狞如骨鬼,却是一个活人。

    鬼谷瓒的身形更是快如鬼魅,相较之下,虽然力道上似乎差了对方的黑袍道者半筹,但足以用速度来弥补。

    对面的黑袍道者则是悍不畏死,或者说他不是个活人。

    黑袍道者凭借双手中的双剑术,“涓流”剑以截剑式防御,“长河”剑以斩剑式进攻,攻防一体,几无破绽。

    若论兵器的灵巧,黑袍道者还是占了便宜。鬼谷瓒的鬼刀金骨霸气沉重,刀势威猛,却是稍稍欠缺了一分灵巧。

    这也是刀修的特点,以霸气取胜。

    鬼谷瓒一刀劈出,势大力沉,却被对面黑袍道者右手中的涓流剑一卷一扬间化去了威力。

    不待鬼谷瓒抽身,对面黑袍道者左手中的长河剑斜劈而下。

    鬼谷瓒身体向外一侧,却是不能完

    全躲开,生生以手臂上的外骨甲硬抗了一剑。

    当!

    一声金铁铮鸣,火星四溅,鬼谷瓒的身形倒飞而回。

    鬼谷瓒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外侧的骨甲表面多出一道深刻的剑痕。

    “要不是我的外骨甲坚实如同神兵,这一剑我的右臂就要被断去了。”

    鬼谷瓒抬头瞄了一眼对面的黑袍道者,看到他心窝处原本插剑的地方,露出两个窟窿,透过那两个窟窿隐隐可以看到一抹蓝色。

    “原来如此,和之前估计的差不多,这黑袍道者不过是一具没有生命的傀人,他的行动完全是在白衣道者的控制之下,只要斩断他二者之间的联系,此战可完胜。这白袍道者和黑袍道者之间是以心脉中的特殊灵力波动维持的,而且是一种鬼道之术。只要我施展鬼道封印之术封了他的心脉即可。”

    鬼谷瓒扭头看向另一侧的战况。

    另一侧,柳海雨与白袍道者争斗一处,两道人影化作两团蓝水互相追逐,剑锋碰撞,水线如刃四射,轰开的水花如急雨挥洒。

    一时不分胜负。

    “眼下,我和柳海雨都是以秘术临时提升功体。而对面的白袍道者和黑袍道者却是实打实的天劫境第一层修为。时间一长,我们功体上的弱点必会暴露,别说取胜,就是自保都会有问题。尽快解决战斗,当使出一些霹雳手段。”

    有了判断,鬼谷瓒看向对面黑袍道者的眸光一寒,他右手拎着鬼刀金骨,左手化作剑指在自己的心窝处一点。

    噗!

    指落处,闪出一圈蓝光涟漪,蓝光之中,鬼道符文跳跃不停。

    “地魂化骨甲!”

    但见鬼谷瓒心窝处现出一个蓝色旋涡,旋涡之中一双白骨骨爪扒开旋涡,一具白骨骷髅人钻出脑袋,顺势爬了出来。这白骨骷髅人的脑门之上有一道明显的刀疤,正是他的地魂所化的骷髅分身。

    紧接着,那脑门上有刀疤的骷髅人在鬼谷瓒的身体上一趴,咔咔咔,扭动间化作半副骨架。

    如此,鬼谷瓒的上半身和头颅表面都覆盖了一层外骨甲,只有一双腿表面没有外骨甲。而这副外骨甲的外形就是一具没有双腿的白骨骷髅外形。此刻的鬼谷瓒看上去更像是一个“骷髅鬼”。

    有了骨甲提升的加持,鬼谷瓒的体表灰黑色鬼气喷涌,鬼雾掀起十丈之高。他的功体气息又稳固了不少,由眼下的道明境巅峰提升到几近半步天劫境。

    “来了!”

    鬼谷瓒目光一寒,只在原地留下一道飞卷的鬼气,就拎着鬼刀金骨冲了上去。

    对面的黑袍道者一双眼窝处闪出灰白的灵光,体表白色鬼灵飞旋,双手持双剑迎了上来。

    下一瞬,二者的身形就到在了一处。

    鬼谷瓒右手持鬼刀金骨,这一次他没有用擅长的劈砍之术,而是看似简单的向前一刺。

    刀尖之上吐出肉眼可见的尖锐白色灵光,状如真鬼獠牙。

    对面的黑袍道者以右手中的短剑“涓流”一截一转,剑气划出一尊蓝水旋涡。

    当!

    刀剑双锋一错,直接架在了一处。

    就在这时,黑袍道者右手中的“长河”短剑看准鬼谷瓒的心窝一刺而出。

    剑锋吐银蛇。

    此刻二人的距离近在咫尺,黑袍道者左手上的涓流剑已然与鬼谷瓒的鬼刀金骨架在一处。除非鬼谷瓒放弃手中的金骨刀,否则是根本无法躲开黑袍道者右手刺出的长河剑的。

    但作为一个刀修,鬼谷瓒是根本不会放弃手中的鬼刀金骨的。

    当!

    火星飞溅!

    黑袍道者刺出的长河剑贴着鬼谷瓒身外骨甲的肋骨处,一下刺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