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镇鼎 > 第1449章 云深不知处
    幽暗的虚空中,一队二十六个主宰正在疾行,十五个身材庞大,十一个身材娇小。

    一个身材娇小的主宰冷冷地说,“你们这些岩人,速度太慢了。以这样的速度,要达到猿界,还不知道需要几百年。你们就不能快一些吗?”

    一个身长九丈、胳膊五尺粗的岩人瓮声瓮气地说,“你们风族的速度是快,可战力也就那样。如果你们想快点到达,不妨分开行动,我们倒是不介意你们去抢了头功。”

    “你以为你们的战力很强大?如果不是主人命令我们联合,我风族早就行动了,还轮到你们岩族去抢功?”

    “如果只有你们风族,说不定就是有去无回。要知道上次的战斗,你们可是被别人击杀了三个,奇耻大辱。速度快又怎么了?没有绝对的力量,没有借势的基础,只能是任人宰割的对象。”

    “主人要求我们配合,本来就是你们正面纠缠,我们进行游战。如果不是你们被人家打得连连后退,我风族的主宰哪能折损在那里?即使不能战胜对手,也断没有性命之虞。”

    一个娇小的主宰厉声喝道,“吵吵什么?既然主人是这么安排的,我们服从命令就是!此次猿界,情况和以往更不一样。那里不但有十一个猿界主宰,还有六个人类主宰和一个龙主宰。在那些主宰中,尤以一个人类主宰战力最为强大,我们万不可大意。如果说上次出击是练兵,那这次出击就是为了彻底攻陷猿界。只有把猿界拿下,我们才可以长驱直入,把其余七个界面尽数征服。”

    为首的岩人瓮声瓮气地说,“这么说来,猿界现在有十八个主宰,而我们只有二十六个,将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我们的主宰数量虽然比对方多,但我们还需要对付那里的排斥力量,战力会下降至少两成;还有,如果母界那些家伙掌控了天地之力,我们会受到两方面的挤压,战力下降会更多,完全没有绝对的胜算。”

    “那些家伙也不知道是咋想的,我风界和你岩界掌控这九个界面不好吗?修炼世界,不是强者为尊吗?为何要充当其余七个界面的看门人?七个弱鸡,有什么资格让我们充当看门人?主人说过,只要我们占领了七个界面,这

    九个界面就任凭我等进出,成为真正的主宰。”

    “这么说来,我们不一定要和祂们战斗,完全可以招降。只要招降了,就等同于我们占领了。”另一个风族的主宰恍然大悟,“看来,我们以前想的过于简单,没领会到主人的真正意图。如果真是这样,我们完全可以联合那些反对势力一同出来的。”

    “那些家伙都是死脑筋,不说也罢。”

    “就是!祂们还抱着一定要守护那七个弱鸡的信念,坚决拒绝主人的命令,甚至还牵制了我们一部分力量,怎么可能愿意和我们过来?我现在倒是担心,假如祂们在母界搞一些小动作,进而削弱我们的实力,那就麻烦了。”

    为首的那个风族正在斥道,“你们想那么多干什么?这都是主人考虑的事情。主人的能力有多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主人肯动手,我们这九个界面的毁灭,也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对!我们是在拯救九个界面,这是各个天地都应该奖励的……我说,我们这是在阻止杀戮,挽救正在颓废的界面,这是在积累功德。此行绝对成功!”……

    风界,十五个主宰大战在虚空中对峙,一方是九个,另一方是六个。

    九个主宰一方里的一个大吼,“你们忘记了自己是谁吗?你们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吗?”

    六个的一方有主宰哼道,“你们甘当人家的看门狗,我们可不愿。先前没有击杀你们,那是看在同为风族的面子上。主人已经说了,如果我们理顺了九大界面,我们就可以掌管这里的一切,不再是人家的看门狗,而是九大界面的主人。你们也不想想,人家岩界的主宰为何全部听从了主人的命令?那是因为祂们已经想清楚了,想要充当九个界面的主人。只偶遇这样,我们的境阶才会继续提升,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

    “哼!假如你们的主人有那样的本领,为何不把你们的境阶提升到那个高度?都近六个纪元了,祂除了唆使我们九个界面内战之外,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好处?如果你们的主人有那样的本领,为何不亲自出现在这里,而是要利用你们?我九个界面原本同为一体,这是割舍不断的血脉,一荣俱荣,一

    损俱损!”

    “假如我们把其余七个界面征服,还是同为一体……”

    “这样的话,你自己信吗?六个纪元来,你们的主人连我风界和岩界的天地都没征服,更遑论其余七个界面?如果你们再执迷不悟,就不要怪我等不顾同族之情,将你们击杀在这里!”

    “哈哈,这也正是我们想对你们说的!别看你们有九个,可我们有主人的帮助,绝不会是我们六个的敌手!”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杀了你们这些界面叛贼!”

    双方一触即发,十五个主宰在虚空爆发出激烈的战斗……

    不知何处的两座山顶上,分别坐着两个和五个修士。

    那两个修士,一个是人面蛟身,另一个是人头蛟身;如果萧邕看到,他一定会震惊,那是在吸收那团混沌虚火时,脑海中出现过的两个造物主。

    对面山顶的五个修士,没有一个是人形,都是模模糊糊的凶兽。

    人面蛟身的祂淡淡地说,“你们想侵占我造出的界面?结果怎样?六百多年了,还是没能得逞吧。”

    对面山顶传出一道哼声,“我们以前只是和你玩玩而已。如果真的想侵占,那个小小的界面,如何能抵挡我们?”

    人头蛟身的祂脆声说道,“你们想扰乱我们的界面,已经造成大量二郎死亡;如果再不收手,别怪我们对你们出手。”

    对面一个嘿嘿笑的声音传出,“大家都是闲得无聊,不要那么认真。只有优胜劣汰才会进化,才会出现更多的优秀儿郎;如果你们想护住他们,那就应该让他们战斗。你们也看到了,如果不是战斗,那个小家伙能这么快速成长吗?如果你们不忍心看着他们内战,那本神灵就扔两个界面过去,让界面之间战上一阵子。”

    另一个声音接着传出,“你们设计的时候还真存有私心,竟然把时速变得那么快。可惜,时间还是短了,底蕴还是不足。要不,我们扔两个界面过去,帮他们提高提高?你们两位也不要着急,那个小家伙拥有那只鼎,现在恢复得也不错,还是有一战之力的,并不会一败涂地。”

    人面蛟身哼道,“百年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