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猎谍 > 第五十七章 局势紧张
    英国人知道胶州公园的孤军营全体失踪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天亮,那艘运送孤军营离开的货船,这个时候早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而就在昨晚,租界里不只是不见了孤军营,还有两家在租界里的日本商行遭到爆窃。“这两件事一定是有关联的!”一大早接到消息,便马上派人进入租界里的上海特高科,很快得出这样一个还没有任何证据做支持的结论。

    英国人严密封锁了整个胶州公园,所以特高科这边还无法知晓胶州公园里的情况,不过他们亦通过内线,从万国商团那边打探到一些情报。仅凭他们打探到的那些情报,特高科即便怀疑孤军营的事情跟国民**的情报部门有关,可他们亦无法鼓动英国人去向国民**提出抗议,毕竟日本和中国现在是交战国,英国人未必就会相信特高科得出的这个结论。

    关押孤军营在胶州公园,这本就是英国人做事不地道,如果不是因为不想得罪日本人,或许英国人早就不在理会孤军营这些已经交出武器装备的中国士兵。现在好了,孤军营三百多人居然神秘失去踪迹,虽说营地这里也死了几个白俄哨兵,但租借工部局里的英国高层,却觉着这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至少孤军营这颗烫手山芋算是安全转手了。

    如果想要仔细核查,总是会找到些线索出来的,在住所里焦急等待的唐城,在耐心等待一天之后,终于等来了汉斯的电话。“唐,不得不说你是个幸运的家伙!租界工部局的会议刚刚才结束,英国人那边或许已经知道了孤军营的去向,不过他们并不打算继续追查下去,毕竟孤军营之前已经变成一颗烫手山芋,他们巴不得孤军营能离开租界。”

    汉斯带来的可谓是个好消息,整整一天都在担心的唐城,此刻才算是能长出一口气。“汉斯,多谢你的帮助,作为朋友,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唐城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语速并不快,他尽力让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字,都能被电话那头的汉斯听清楚。“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一天厌烦了现在的生活,我家的餐桌,永远都会有你和你家人的一个座位。”

    唐城这番话算是对汉斯提前做出的一个承诺,因为他知道汉斯隶属的只是国防军的情报部门,而且也不是纳粹党员。就算德国人日后会发动令整个世界震惊的扩张战争,汉斯也不一定会成为所谓的纳粹分子,只看汉斯对待埃德蒙他们的态度,唐城便觉着可以跟他做朋友。电话那头的汉斯,因为唐城的这番话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才故作轻松的说了声谢谢。

    英国人视孤军营为烫手山芋,为了他们的面子,决定中断对孤军营的追查,不过租界里的气氛却也变的诡异起来。三百多人的孤军营奇异失踪,对此事最不甘心的便是日本人了,加上昨夜租界里又有日本商行出事,上海日军决定对租界工部局施加压力,并且要求特高科增派人手进入租界。

    上海特高科最近一段时间连续出事,才从本土调来上海的山本菊子小队全军覆没,从关外调来的大岛茂田也被刺杀在租界里,孤军营失踪和昨夜日本商行遭遇爆窃的案件,算是给了特高科一个正大光明进入租界的机会。大街小巷多了不少形迹可疑的精壮汉子,平日里只是混天度日的租界巡警们,也开始拦截路人检查证件,这一切都很是不正常。

    唐城对此表现的并不是很在意,因为他根本没打算这几天出门,特高科联合租界黑帮展开调查的这段时间,唐城正打算好好的休息几天。余老板回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是孤军营失踪的第三天,虽然上海租界的局势看着很是诡异,但余老板却没有想到,英国人对于孤军营的失踪居然是听之任之的态度。

    “余叔,这其实也没什么,英国佬爱面子更甚于国人。孤军营消失的无声无息,他们事先却一点消息和线索都没有,这不管是换做谁,心里都不会舒服。”接到余老板的电话,正在书房里保养枪械的唐城很是高兴,不过对于余老板的询问,唐城给出的回答略显笼统。“西方人的虚伪,咱们中国人可比不了,掩耳盗铃的事情,他们可没少干。”

    余老板没有听懂唐城最后那段话,不过英国人能放弃对孤军营的追查,余老板心中到是小小的兴奋了一把。“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会在住所里休息,你那边最好也停止活动,跟总部那边的联系也暂时中断一下,我担心特高科会实施对电台的追踪。”唐城担心余老板兴奋之余会增加联系情报处总部的次数,便出言提醒对方。

    余老板一返回上海,便马上觉察出租界局势的异常,唐城此刻的提醒,恰恰正中了他的下怀。特高科调派了大批人手乔装进入租界,只是经过连续三天的查找和打探,他们却还是一无所获。无奈之下的他们,只得继续用宪兵司令部的命令对租界工部局施压,试图利用租界工部局的力量,来找出帮助孤军营逃离上海的那股势力。

    汉斯在租界巡捕房里有内线,埃德蒙他们所代表的犹太人势力,在租界工部局中亦有同盟,所以上海日军和特高科的诸多布置,全都在唐城的掌握之中。选择暂时蛰伏的唐城并没有完全闲待着,住所地下室里的那些化学药剂,这几天被唐城玩了个遍,最终合成出来几瓶看着异常浑浊的混合物。

    汉斯接到电话赶过来的时候,唐城正换下散发出异味的外套,外套上的异味并非是汗臭味,而是化学药剂混合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你在做什么?怎么身上这么难闻?”被唐城打电话叫来的汉斯,一见到唐城 ,便马上闻到唐城身上散发出来的异味。知道唐城并不是不修边幅之人,所以汉斯才会显得格外的惊奇,忍不住出言询问起来。

    唐城闻言没好气的冲着汉斯翻了一记白眼,随即将一只书本大小的木盒子递给对方,汉斯接过木盒子打开,发现盒子里满是柔软的棉絮,而棉絮中间则固定着一个玻璃瓶子,瓶子里是看着很是浑浊的液体。“这是什么东西?”汉斯看着瓶子里的液体奇怪,伸手将瓶子从盒子里取出来,想都没想,就想要打开瓶子。

    “你不要命了?这东西很危险,可能只是随手扔在地上,都有可能发生爆炸!”唐城抢过汉斯手中的木盒和瓶子,仔细看过之后,才重新把瓶子装回进盒子里。“这东西的原理,我跟你也说不清楚,你只要记住这东西很危险就是了。你拿回去换个酒瓶装起来,遇到危急关头的时候,说不定能救你一次。”

    瓶子里的浑浊液体,是唐城根据系统抽奖得来的一份化学药剂配给图表,用地下室里的那些化学药剂制作出来的。这东西绝对不是什么硝酸**,但唐城知道这东西的威力也不算小,至少要比市面上能找到的所谓烈性**还要强一些。汉斯现在对唐城的话不疑有他,既然唐城说了这东西危险,他便小心的将木盒收进自己的公文包里。

    “换瓶的时候,记得要戴着防毒面具和橡胶手套,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挥发之后有没有毒性。”东西已经交给汉斯,唐城便打算不再提及此事。“你在特高科那边的内线,最近有没有新消息传出来?我打算给特高科送一份大礼,他们这些天可是没少在租界里作恶!”唐城说着话,拿出香烟递了一支给汉斯。

    “特高科遇到你,可算是到了大霉了!你仔细算算,从你来上海开始,特高科都损失多少人了!”汉斯表现出对特高科上海本部的同情,不过他的这种同情听上去到像是幸灾乐祸。“我劝你最近一段时间,最好还是消停一点,英国佬在孤军营的事情丢了脸,如果他们暗中为日本人提供帮助,你这个时候出去搞事情,很可能活招惹**烦。”

    同时挑战两个国家的情报机构,唐城的心可没有那么大,汉斯的话令唐城陷入沉思,只是他马上就清醒过来。“我来上海,就是冲着日本人来的,如果特高科针对租界的行动持续不断,我的麻烦同样不小。我不是一个喜欢遇事退缩的人,遇到事情要积极面对,而不是龟缩躲避。”唐城的态度很是坚决,汉斯不好劝说,只能表示一有消息就会通知唐城。

    还好唐城在上海,并不只有汉斯这一条线可以利用,送汉斯离开之后,唐城便独自离开住所,赶往跟许还山约定的地方会面。自从租界黑帮帮着日本人做事之后,上海地下党这段时间同样受制与特高科,唐城这个时候主动联络上海地下党,纯熟就是抱团取暖的一种表现,只是唐城自己并不承认。

    “还真是麻烦啊!”离开住所的唐城,才走出三条街,便连续遭到租界巡捕房的两次临检,期间还遇到一次租界黑帮的尾随窥探。已经有点不厌其烦的唐城,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怒气,才算是没有当街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