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请点击一继续访问 > 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 > 第277章我在远古孵个蛋(10)+1更
    “我这么做的理由,不仅是因为我爱你,还因为...你也爱我。”

    他正色地按着她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许下诺言。

    “我会好好对你的。”

    最后一个机会,这家伙也没把握住。

    陈溪忍无可忍,一脚踹向他,踹完了又用手肘砸,砸死这个死皮不要脸的!

    “我让你算计我,我让你鼓捣这些,我让你扮猪吃老虎!”

    说一下就揍一下,山洞里回荡着她恼怒地声音。

    她打得着实用力,他狼狈地躲。

    “你还敢躲?”她咬着牙。

    他马上立定不动,冷冷地瞪着她。

    “你不要太过分。”

    “哦,我就过分了,怎样?”她又是一脚!

    “不许打我英俊的脸!”

    言下之意,除了脸,其他地方随便!

    说最狠的话,挨最毒的打,又是一通叮叮当当的想,屋里的东西能丢的都被她砸了,就这还不解气,照着他的俊脸一通挠。

    “够了!”他抓着她的手腕,脸被揍得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还对称地被挠了几条,跟长了胡子似得。

    “你还敢反抗?”她又想揍人了。

    “你手有些肿了,等养好了你继续打,我绝不还手。”依然是那酷酷的语调,就是配合他这一脸狼狈,挺搞笑的。

    陈溪本来还在气着,看他这样,不知怎么的,噗嗤一声乐了。

    见她笑了,男人这才长舒一口气,感觉自己劫后余生。

    抱着她坐在自己腿上,她抗拒地挣扎了几下,被他按住,凑过来就要亲。

    她嫌弃地推他的脸,“你离我远点,别把血蹭我脸上!”

    谁要被流鼻血的男人蹭一脸?怪恶心的。

    他毫不在意地蹭了一把脸上的血,从包里掏出一瓶药给她揉手。

    指关节都打红了,可见她刚刚是多用力。

    打人的都这么惨,被收拾的就更惨了。

    “你这是何苦,凭你的技术去任何一个世界都能吃得开,为何在我这吊着?”

    “我愿意。”

    别说只是被揍一顿,他这条命都是她给的,无论她想怎样他都甘之如饴。

    “贱兮兮的。”遇到这种滚刀肉,陈溪也是没脾气。

    其实她也能感觉到,自己对他隐瞒的行为并没有多大气。

    打一顿,气也消了一部分。

    现实里俩人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很长,但是在书里,早就是几个世界的生死与共,有几个世界甚至白头到老,说一点感情没有,那纯属糊弄鬼。

    只是对他隐瞒事实,强行跟她捆在一起的行为,还是有些意难平。

    “你就不能用正常方式追求下我?”陈溪嘟囔。

    “追的上吗?”他淡淡道。

    陈溪尬住。

    “你根本没有交男朋友的打算,更没有结婚的意思,我如果按部就班的追求你,连你五米之内都没办法靠近。”

    陈溪继续尬。

    好吧,他说对了。

    “...所以你就假扮成夜店从业人员?你既然是神界的,系统都出自你手,想必身份也不一般吧?你就一点尊严都不要吗?”

    说起这个,某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特别骄傲地说道,“我老婆比尊严重要的多。”

    陈溪好气又好笑,这家伙该让她说点什么好呢。

    “你之前隐瞒的一直很好,为什么突然想到跟我摊牌?”

    直接拽到书里,屏蔽系统信号,直白地跟她摊牌,一点弯都没绕。

    “因为...”他迟疑了下。

    摸了摸被揍得胖头肿脸的脸,心一横。

    已经被打一次了,还在乎多一次吗?

    “因为,你神隐任务完成了,如果不告诉你,会伤到蛋。”

    “神隐任务...蛋?”

    陈溪突然有了一点不太好的预感。

    能够让一直跟她捉迷藏的男人毫不犹豫地摊牌,肯定是出了什么状况,而这个状况,陈溪有预感比自己已经成了已婚妇女还可怕。

    男人的手温柔地放在她已经有一些凸出的肚子上,“神隐任务的奖励,是一颗蛋,我们俩个的爱情结晶。”

    “...”

    她看起来受了不小的刺激,已经不会说话了。

    他又重复了一遍。

    “你这里,有蛋蛋了。这个世界的磁场最接近神界,适合孵化蛋,我会拽你进来,是因为神界有很多老家伙不希望看到我们的孩子出世,如果按着你的要求去机甲世界,孩子很可能会流掉。”

    所以他才会逆天改命,硬是把她拽到这个世界。

    他把能说的都告诉给她,却没等到她的反应。

    她就站在那,像是一个不会动的雕塑般。

    “溪溪?”

    “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回到现实马上办离婚,从此不要在我眼前出现。”她的声音过于平静。

    如此平静的反应让男人心悸,像是有一万根小针戳在心间。

    “你气我可以打我,不要憋在心里。”他宁愿她像刚刚那般,揍他一顿怎样都行。

    就是不愿看到她如此平静。

    “气?打?”陈溪冷笑。

    摸着肚子,突然握成拳奋力地朝着肚子锤下,他忙按着她的手,阻止她自残。

    “见鬼的你!我做什么了就被你缠上?莫名其妙地拐得我结婚也就算了,竟然还弄出个孩子——我孩子为什么是蛋!”

    “蛋蛋是神隐任务的奖励,说来...我也是受害者。”

    男人见她已经气到自残,急得抓耳挠腮,心一横,把锅丢给神界。

    反正那些老不死的也是害他和溪溪分开的元凶,帮他背点锅也是活该。

    “你是受害者?”陈溪冷着脸,莫名其妙就要当娘,谁会喜欢这种感觉!

    “是,这事就要从神界有个更年期失调的老女人说起...就是她觊觎我的颜值,屡次勾搭我不成,恼羞成怒把我开除了,但是我爱上你了,她一气之下,就弄了这么个神隐任务,想要害我痛不欲生。”

    男人胡编乱造,颠倒黑白,使劲胡说。

    陈溪狐疑,“她要是真喜欢你,干嘛让我怀你的蛋?”

    爱他,就让他跟别的女人生孩子?什么逻辑?

    “她应该是算到你的性情刚烈,不会留这个孩子,所以想借着你的手打掉这个孩子,让我痛苦!”

    陈溪低头,琢磨了下他说的这些,她怎么觉得哪儿怪怪的?

    “这不是我新书的剧情吗?”